• 1

  • 299

当华为全面断供,安防缺货已无人接单

小朵朵

很爱比特币

4天前
如果说「麒麟 9000 面临绝版」是余承东可以放在台面上公开表达的喟然长叹,那么渠道里暗流涌动的焦虑与茫然恐怕才是华为最难以言状的深切痛处。

「缺芯」成了安防圈里人尽皆知的「秘密」。没人知道明天还能从哪拿到货,海思?还是那个替代海思的人?

机器之心原创,作者:四月。

「因为中国高端芯片的生产能力还没上来,很遗憾,今年全球最领先的华为麒麟高端芯片可能成为绝版。」

八月一场大会的活动现场,平日里快人快语,擅长为华为造势撑场的余承东突然收了起来,无奈溢于言表。他是华为常务董事、华为消费者业务 CEO。

话音一落,瞬间点燃了华为芯片在二级市场的紧张情绪,缺货、囤货、炒货、断货等一系列连锁反应正在供应链条上快速发酵。

美国骤然升级的禁令重锤实打实地落在了华为和他的供应链上,麒麟 9000 即将绝版的消息为华为芯片的整体供货前景都蒙上了不容乐观的氤氲。

冰山之下绝非三尺的道理在环环相扣的产业上下游链条里无需赘言。

到了九月,芯片话题在华为接连两场的重磅活动上销声匿迹,更为加剧了这种焦灼与压抑的气氛。

如果说「麒麟 9000 绝版」是余承东可以放在台面上公开表达的喟然长叹,那么渠道里暗流涌动的焦虑和茫然才是华为最难以言状的深切痛处。

「缺芯」几乎成了安防圈里人尽皆知的「秘密」。没人知道明天还能从哪拿到货,海思?还是那个替代海思的人?

难题无解

「…… 持续供货有风险…… 海思的芯片不确定…… 主板报价不好说……」

老李推托再三,绕了几个弯,不敌追问,终于开口回绝了订单,「价格每天都在波动,等过段时间稳定了再报吧」。

作为为数不多手头还有备货的模组商,老李这些日子的微信和电话几乎没断过,「都是来打听摄像头方案的」。

近两个月来,海思的安防芯片缺口逐渐扩大,从华南地区逐步扩散至其他城市,从高端型号延伸到中低端型号,价格一路飙涨,接连导致采用相关芯片的摄像头模组也成了抢手货。

与华为最为亮眼的手机业务类似,「因为缺『芯』导致产品全面受困」的逻辑几乎在每条业务线上应验。

大大小小的渠道商、代理商、模组厂商和摄像头公司嗷嗷待哺,微信群成了诉苦池,安防线是重灾区。

而与华为在手机市场掌控着全链条调配不同的是,华为在安防领域更为核心的角色是芯片供货商,是上游的一环,这也是其「最要命」的地方。

在华为庞大的业务体系下,「海思」构成了华为芯片的核心,主要由两股力量编织而成:「大海思」高调凌厉,是华为产品的活招牌;「小海思」深居浅出,却不容小觑。

「大海思的芯片供华为自己用;小海思的芯片是给产业用,给厂家服务的」,华为消费者业务首席战略官邵洋曾介绍两类模式的区别。

换句话说,「大海思」生产的手机麒麟芯片、服务器鲲鹏芯片、达芬奇架构的昇腾 AI 芯片等并不会单独对外销售,所以由此产生的缺货与断货问题还可以由华为主导的产品与渠道自行消化。

由「小海思」供给的 IPC 视频编解码芯片、NVR/DVR 视频录像芯片一旦缺货却近似无解,而它们均是安防视频网络中的关键芯片,影响的是整个产品与应用下游。

虽然手里有货,但老李还是心底发杵,不敢出手。一来他的上游海思芯片供货商手里也没货了,二来现在的摄像头方案到底开价多少合适他还拿不准,「万一往后成绝版炒得更高呢?」

老李的摄像头方案主要搭载的是海思 3516 芯片,属于海思 AI 芯片「Hi35xx 」系列,是一颗中端定位的 IPC 终端芯片,平时价格在 150 元上下,目前一颗售价超过 600 元。

据机器之心调查,目前无法充足供应的主要是海思的视频编解码芯片,集中在中高端档位,对应的型号从 3516 往上一直到 3519、3559,采用 12~28nm 的工艺制程。

中端芯片是目前最大体量的市场,一旦缺货影响范围甚广。而价格被炒得最「凶」的一款是高端芯片 Hi3559A,从 500 元一直涨到 2000 元,最近甚至出现了要价三千的货源。

「你说按这个价位给摄像头报价谁能受得了呀!」老李说道。

Hi3559A 是海思针对网络摄像头终端在 2018 年推出的高端芯片型号之一,其中字母「A」指带有 AI 硬件引擎功能 NNIE(Neural Network Inference Egine),可进行定点并行计算,实现深度学习算法的模型推理。

它是华为对标英伟达边缘端系列 Jetson TX2 的核心产品,因其算力强大,但价格相比动辄数千的 TX2 更为亲民,所以一直是国产 IPC 领域的明星物料。

事实上,海思的低端芯片也面临部分缺货,但是一直都有不少备选方案,比如君正、中芯微、瑞芯微等;而在中高端段位,能够保证稳定性能并兼具高性价比的供货品牌几乎只有海思一家。

「至少在当下,市面上还找不到立马能用的成熟方案」,长期关注在 AI 芯片公司领域的投资人张一说道,为此他曾深入到台积电的客户体系进行调研。

海思在安防领域无人撼动的地位还体现在其市场占有率上。

目前,海思在该领域的产品线已经实现了从前端 IPC SoC 到后端 DVR/NVR 全面覆盖,海康威视、大华股份、宇视科技等知名安防企业均是海思的头部客户。

在视频监控智能化的道路上,后起之秀海思采用 ARM+IVE 架构,加速图像视频分析处理,将曾经的美国安防芯片龙头德州仪器(TI)拉下马,仅用了一年时间就将国内市场份额从 37.3% 提升到了 64%。

目前,华为海思在终端 IPC SoC 芯片市场已经一家独大,全球占据 70% 以上市场份额;而在视频录像市场占率也已经突破 90% 以上,拥有绝对话语权。

这同时也意味着,在安防渠道里,代理商和经销商都极大程度地依附于海思芯片体系生存,而海思芯片也成了那根牵一发而动全身便引起全行业震荡的导火索。

从炒货到缺货

自台积电在股东大会上表态以来,海思断货消息就不绝于耳,但顶多以涨价或是调货来解决,更多时候像是渠道商有意为之。

2020 年 5 月 15 日,美国商务部发布公告,对华为的管制政策升级:所有采用美国公司技术的公司,必须经由美国同意才能和华为合作。台积电只能接受华为芯片 5 月 15 号之前的生产订单,到 9 月 15 号生产就必须停止。

「按正常出货算,华南地区半年的货基本够用。但人人自危,想要多囤一些,需求被撑大了」 ,老李说道,「本来只需要 10K 的货,结果找了 10 家来打听,就变成 100K 的缺口,没有人炒货才怪!」

在需求渐长的初期,除了高端的 Hi3559A,其它几款中低端型号的供货一直波澜不惊,如 Hi3519A,Hi3516D 等。

规模性的缺货恐慌在 8 月以后开始积聚,「8 月之前的价格和供应还算比较正常,8 月中旬开始,价格突然暴涨,目前最少翻 3 倍以上」,有渠道商表示。

华为余承东官宣产能不足,情势急转直下。甚至有消息称,海思已告知大客户近期要断货。

8 月 17 日,也就是美方第二轮制裁的三个月后,再对华为禁令追加补充条款,彻底封堵了华为获得芯片的途径,「谁的芯片都不能卖华为,只要用了美国哪怕 0.1% 的技术,都不能卖。这对我们造成了灾难性的危机。」余承东说道。

联发科的加购计划无疾而终。日韩芯片企业三星、海力士、索尼也相继被传出将于 9 月 15 日对华为断供。在此时,每一家供货商的微妙变数都为走在钢索上的华为再添承压。

而近日,华为中高端产品线最后一块浮板——中芯国际也陷入美国制裁的疑云,导致其 A+H 股双双暴跌。此前业界都寄希望于此——台积电不能再为华为生产芯片,中芯国际可以作为「最后的备胎」。

但在中芯国际的芯片生产线上,48% 的半导体设备都来自美国,美国一旦将其列入贸易黑名单,不仅无法支持华为,对其自身也将带来致命性打击。因此,「无论台积电、还是中芯国际,谁都躲不过。」

据机器之心调查了解,目前海思提供的主流安防芯片集中在 14nm 及以上制程,而能提供对应工艺产能的非美系厂商只有中芯国际和台积电,并且中芯国际的良率及供货稳定性不及台积电,所以先后失去两条产线,对于华为而言,无异于截断核心源头。

而在 22nm 及以下制程领域,还有厦门的联电(台系)厂商可提供产能,但切换产线需要时间周期,同时也无法避免美国步步紧逼的打压升级。据供应商反映,目前海思全系列视频监控芯片都处于短缺状态。

美国商务部禁令前,海思安防芯片供给还相对趋于稳定,禁令颁布后市场开始出现供货紧张,部分分销商 / 代理商开始囤货,甚至有炒货现象。

现在,除华为直供体系下的头部客户外,中小规模企业均出现明显缺口,同时下游应用市场的摄像机也出现产能问题。

当然,头部客户之所以在今年能够保证持续供货,更主要的原因在于去年被美国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后做出的相应预案。

根据海康威视 2019 年财报显示,为了保证供应链的短期稳定,海康威视不得不加大进口物料的备货,其 2019 年存货达到 112.68 亿元,几乎是 2018 年的一倍,存货周转天数也从 68 天上升到了约 98 天。

中期来看,考虑到华为的业务全局,安防芯片的优先级必然置于手机、5G 之后,体量占比和重要性也同样靠后,所以安防芯片的缺货问题或将成为常态。而海思芯片产能持续性下降,必将导致 SoC 芯片价格整体上扬。

目前,以华南地区的深圳、杭州以及北京等地区受影响最为明显,这些地区同时也是国内最核心的安防市场。其中,杭州是中国摄像头空间密度最高的城市之一,每平方公里内有 130 个,在国内仅次于深圳和上海。

断供潮,是华为史无前例的危机,却也给了海思的竞争对手予以还击的机会。空出来的蛋糕,新的窗口,供应链正在重构,部分老牌 SoC 公司和 AI 新秀或将兴起,新一轮的虎口夺食即将到来。

替代海思

相比手机和云端芯片的设计难度和处理体量,安防芯片市场的门槛并没有想象中高,况且国产化的口号喊了几年,拿着 AI 的号码牌的选手们早已经排到了外门大街上。

比如,比特大陆凭借在矿机芯片市场积累的订单优势和设计经验,已经推出数款针对终端、边缘侧产品,去年一举拿下福州城市大脑「大单」,据称其边缘侧芯片芯片出货量已经上万。

此外,寒武纪、地平线、云天励飞、依图等作为 AI 芯片领域的代表企业,已经早早布局,基于各自在泛安防市场的优势和基础,推出了基于终端、边缘侧的芯片产品及其解决方案。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最有可能短期内补上海思空位,实现方案替换脱颖而出的却是国产老牌厂商,包括富瀚微、中星微、君正、全志、瑞芯微、展讯等。

「出货当然不难,但要做一款市场占有率超过 50% 的芯片才是难事」,一位从业多年的摄像头方案商老胡谈道,「既要便宜还要保证性能,这并不是年轻的 AI 芯片公司擅长的。要知道,中低端才是市场主流。」

而回顾华为在编解码芯片领域的上位史,更能看出国产品牌在松散而繁琐的 AIoT 市场的突围关键。

产品自身的高性价比,意味着拥有良好的成本管理能力,此外,绝对领先的技术优势和针对海外市场的本土化策略也是华为能够异军突起的持续性保障。注意,这里的「技术」并非 AI 单一维度。

以新一代国际视频编码标准 H.266 为例,海思在该领域积累了足够丰富的专利,构筑起牢固的技术壁垒;同时,海思还推出了针对 H.265 标准下的高清网络摄像头的处理器 Hi3516A,为下一代技术市场铺平道路。

过去五年,是安防产业从视频网络监控向智能化监控升级的关键五年,海思凭借技术突围实现了抢跑与持续领先,而其它国产芯片厂商也被甩的越来越远,被海思高性价比、全覆盖的产品线和量产能力压制。

但视频监控市场的碎片化同时决定了其无限可能,从低端市场崛起,在价格层面比海思更能打的选手们跃跃欲试,正在尝试从泛安防领域的商业场景和民用市场跃进。

据 2019 年年报显示,北京君正智能视频芯片实现营业收入 1.79 亿元,同比增长 52.61%,其智能视频芯片主要面向商用和家用消费类智能摄像头及泛视频类市场,包括安防监控、智能门铃、智能门锁、人脸识别设备等领域。

此外,国科微、中星微、安凯微电子等国内安防芯片企业也均有相应产品落地。随着安防市场的边界不断被拓宽,场景越来越丰富,积水成河的规模性效应或将显现。

此外,作为安防领域的头部厂商,在寻找海思之外的备胎,也早已开始孵化与培育种子选手。

富瀚微就是一家与海康威视渊源颇深的芯片企业,2004 年从模拟摄像机 ISP 芯片起家。2015 年,海康将其「视频智能分析技术秘密及人脸图像的检索系统及方法」专利授权给富瀚微。

作为智能视频监控芯片的核心技术之一,技术与渠道的加持让富瀚微顺利拿到为数不多的安防智能芯片「入场券」,并于 2017 年上市。

根据富瀚微 2019 年年报显示,其销售给海康威视的产品金额达 3.3 亿元,占其年度销售总额比例为 63.2%,系其第一大客户。

长期来看,国内视频监控制造企业仍有不少潜力可替代方案,将缓解上游芯片供应问题,但这一切都需要时间作为基础。

「替代的时间至少需要 8-12 个月,因为基于不同芯片底层的研发和设计需要推倒重来,而且新的解决方案需要比较长的验证周期。」张一说道。

当然,对于目前已经火烧眉毛的大量中小企业而言,更实际的解决方案还是找到现场的替代方案。哪怕当下没有,也不代表生死危机下,不会倒逼催生出成熟的方案。

「不换芯片,货出不来,资金没法流转,意味着只能等死」,在老胡看来,寻找海思品牌以外的芯片供货商已经不是选择,而是出路。尽管做出这个决定必然面临着损失,但也比坐以待毙强。

红利,危机,契机

在中国安防产业最为密集和先进的杭州,此前主要采购海思高端芯片厂商居多的中小方案商,已经开始转向安霸、德州仪器、MSTAR(晨星)等品牌商。

不可否认,中高端替代方案仍以海外品牌为主。在「国产化」势不可挡的导向下,并非长久之计。

我在与一些国内芯片企业负责人私下交流时,能够感受到大家对于市场需求的洞察和期待。但与此同时,没人都不愿出头,不想公开表态,担心因此被美国盯上,更乐意默默消化「海思缺口」的背后红利。

「大家一起闷声发财不好吗?」

这或许并不是一家企业的软弱,甚至不只是安防行业的无奈,而是中国整个芯片产业的短板所在。

「你没有被『盯』上,并不代表你无懈可击」,或许仅仅只是你的能力体量和存在感还不足以引起「关注」。在未来的十年,二十年里,华为的「问题」也会是其他中国企业的「问题」。

继去年美国政府针对一批中国泛安防公司的政策打压后,实锤或许正是从海思芯片的断供开始。据最新消息显示,今年的安博会在近日由官方宣布取消,而此前,针对大会的具体日程、展位、日程都已经对外展示和宣传。

摆在华为面前的是史无前例的产能危机,而对于华为以外的供货商而言,这同时也是巨大的市场缺口与产业红利,必将在泛安防产业内激起供应链层面的解体与重构。

有业内人士分析,当获取终端算力成为阶段性挑战,是否可能促成计算需求规模性地向云端和边缘侧迁移?

一旦趋势形成,安防产业或将迎来更为深远的变革。

这并不是空穴来风,至少目前华为已经率先在移动终端的手机市场进行试验。据业内消息,华为近期推出了一款名为「华为云鲲鹏云手机」,已经在企业客户中落地。

该方案强调基于华为云鲲鹏服务器计算,采用虚拟的原生安卓操作系统,其本质是将手机上的应用于计算转移到云上的虚拟手机来运行,也就是「借助云计算的网络方案解决终端算力缺口」。这与早年黑莓手机针对商用客户推出的隐私方案类似。

考虑到目前华为大力发展和加码的鸿蒙系统生态,如果能够与之形成闭环倒不失为一计。随着 5G 基础设施不断完善,以及掌握在巨头手中丰富的云计算资源,云上计算的规模性迁移符合巨头的利益导向。

此外,针对华为目前断供危机的另一个解题方向则是「化整为零」,事实上,相关讨论一直不绝于耳——如果能将海思从华为分割出来,当海思不再是华为的海思,而是大家的海思,或者说大海思是面向全产业的海思,自身供给而退居为次要地位,问题可能会变得简单许多。

当然,还有关于华为自产光刻机,自建产线等方案的讨论,一切尚无从考证。

今天刚好是美方对于华为禁令正式生效的期限,一切看似遥不可及或者难以想象的变化正在产业链悄然发生,这注定是历史时刻被浓缩的一年。

从安防的特殊窗口我们得以窥见,华为「问题」所引发的次生危机波及之广,已经不仅仅是一家公司的「问题」。

一旦一家公司开始逐步参与决定产业的技术未来,在产业范围内击垮对手、占领市场时,他的命运势必决定着产业的结构和方向,相应地,他的动荡也将引发产业层面更为长远的影响和思考。

如何处理「企业自身与产业全球化关系」的课题将会出现在更多中国企业的发展议程里。

 

免责声明: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其内容与观点不代表Unitimes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

299

相关文章推荐

未登录头像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