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 24

白宫鸿门宴!美国四大科技巨头CEO首次齐聚国会反垄断听证会

硅谷洞察

硅谷第一线

1星期前

“对于互联网巨头们而言,这是一个重大时刻。”

美国时间7月29日,四大科技巨头谷歌、苹果、亚马逊和Facebook的CEO在美国国会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出席听证会。

这一次,CEO们没有委派助手或二把手参会,而是同时亲自以线上视频的形式参与听证,为自己的公司辩护。“新镀金时代”的掌门人物——亚马逊的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苹果的蒂姆•库克(Tim Cook)、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谷歌的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史上首次一起参与美国国会听证。

扎克伯格远程参加听证会,图片来自网络

这次听证会的召开并非突如其来,有关科技巨头的反垄断调查自特朗普上任后就一直持续,目前已经召开了数次针对科技巨头的听证会。

作为美国的立法机构,国会举行听证会的目的,是通过对巨头们的问询,来决策是否现有的法律应该被改动,从而更好地约束互联网领域的新兴事物。

但这一次的听证会之所以值得关注,第一自然是CEO们面对议员辛辣的提问,如何从整个市场和行业发展的角度,为自己和整个科技行业辩护。而第二是,在2020大选这个节骨眼前夕,特朗普这一举动目的极其明确,旨在为其选举铺路。

与国会听证同时进行的,还有司法部及FTC(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正在进行的调查。这些调查,则是旨在搞清楚巨头们是否违反现有法律。

此次听证会可能会对美国网络监管环境带来巨大改变。司法部门的介入表明他们的调查所关注的是科技巨头公司是否违法,考虑是否需要从法律层面对科技公司及其竞争进行限制。四家科技巨头分别面临了怎样的质询,CEO们又是如何承诺与回应的呢?

脸书、亚马逊、苹果、谷歌四大科技巨头CEO

谷歌被指利用其搜索引擎推广自家产品

谷歌是听证会上被提问次数最多的公司。与苹果被指控的原因类似,谷歌也被指操纵搜索结果。在谷歌占全球搜索市场份额92%的背景下,议员指责谷歌利用其垄断地位,通过搜索引擎上的广告位攫取巨大利益。

谷歌被指操纵搜索结果赚取广告利益,打压竞争对手,图片来自Martin Tognola

近年来,谷歌开始将包括房地产在内的各类广告放在搜索结果的顶部,在用户搜索有关当地商业信息、航班、酒店等信息中提供广告,而广告次序排列却并不透明。这激怒了搜索流量下降的网站。

CEO皮查伊在听证会虽然否认了议员以上的指控,但并未直接回应其问题,而是指出Google搜索也存在着众多竞争对手,例如网购行业中亚马逊就在与其竞争。此外,在议员质问谷歌为何仍在中国运行其人工智能实验室时,皮查伊也否认了谷歌与中国军方进行合作。

扎克伯格自称Facebook面临激烈竞争,反对对其的垄断指控

扎克伯格在一开始就列举了一票竞争对手,包括苹果的iMessage,来自中国的TikTok和谷歌的Youtube。

扎克伯格指出,美国最受欢迎的信息服务是iMessage,增长最引人注目的是TikTok,最受欢迎的视频应用是Youtube,自己的服务仅仅是较为出色的平台之一。他还认为,Facebook在全球范围内也有许多的竞争对手,特别是以TikTok为代表的来自中国的企业。

另外,今天的小扎似乎有些放飞自我,并没有按照预先准备的稿件说,在被问到复制对手的应用和功能时,承认:“Facebook“肯定要改进其他对手引入的功能”。

扎克伯格是听证会上被提问最多的CEO

Facebook早年收购了Instagram。在威斯康星州议员质询Facebook将Instagram视为“竞争威胁”,并指出Facebook应该与Instagram“分道扬镳”时,扎克伯格表示,虽然事后看来Instagram十分成功,但收购之初却不能未卜先知,当时的Instagram也存在众多竞争对手,包括现在已倒闭的企业Path。扎克伯格说:“这次收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不仅因为创始人的才华,还因为我们在基础设施建设和推广上投入了大量资金。我认为这是属于美国的成功故事。”

此外,扎克伯格不忘帮亚马逊和谷歌说话,指出自己公司也是亚马逊和谷歌的强劲对手。

苹果被指操纵App Store软件排行打压竞争

苹果面临最大的指控来自第三方iOS开发商,对方指责其利用App Store的控制权打压竞争对手、排斥竞争。

据《纽约时报》对Apple Store长达六年的调查显示,在Apple Store中由苹果公司自己研发的App在搜索中排名明显靠前,但苹果自己公司这些排名靠前App却“华而不实”,欢迎程度与下载量并非是同类中最顶尖的。虽然高管和工程师们否认苹果公司手动改变搜索结果,但仍难堵悠悠之口。

库克在听证会上表示,苹果之所以后置这些应用程序,是出于对用户隐私的保护,而不是打压这些企业竞争。

在音乐、电视和视频行业中,App Store搜索排名靠前的往往是苹果公司自己的APP

此外,开发商向苹果公司缴纳佣金一事也在听证会上被提及。苹果商店会收取开发商为应用上架时用Apple Pay支付的30%佣金。而库克(Tim Cook)的开场陈述中表示苹果的App Store规则“平等地适用于每个开发人员”。民主党议员汉克·约翰逊指出,苹果却允许亚马逊免除这30%佣金,以换取使亚马逊和苹果产品更好地协同工作。库克回答说,任何其他公司也可以得到同样的交易。

事实上,智能手机软件市场显然是双头垄断。苹果和谷歌开发的软件几乎可以包揽世界上所有智能手机市场。

亚马逊被质疑与第三方卖家的合作关系

这是亚马逊创始人兼CEO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首次面对国会。他陈述了自己移民到美国的父亲鼓励自己“勇敢做梦”,表示亚马逊平台使整个美国受益匪浅。

第三方卖家的产品约占亚马逊平台的60%。民主党议员拉米拉•贾亚帕尔(Pramila Jayapal)指出,亚马逊攫取第三方卖家的信息来开发亚马逊自家品牌,使自家品牌更具优势。

贝佐斯否认了这一指控,称亚马逊公司法规规定,禁止使用卖方数据来协助自有品牌业务。他说,当亚马逊在二十年前决定邀请第三方卖家在其零售网站上提供产品时,亚马逊就认为,更多选择将使亚马逊和卖家都蓬勃发展。

特朗普在挑事儿?科技巨头与白宫的重重过节

在为津津乐道CEO们的回应之时,我们也不禁思考此次听证会背后的意义。11月大选越来愈近,特朗普对硅谷巨头开刀有何寓意?是否希望为自己选举成功铺路?

硅谷及旧金山湾区历来是民主党阵地。特朗普认为,硅谷科技巨头“操纵言论”,通过控制曝光率、将言论贴上标签,甚至直接删除言论的方式对抗共和党,对自己的大选十分不利。

而实际上,这四大硅谷巨头的确都与特朗普有过过节。

近年来,谷歌一直被指“操纵搜索结果”而受到保守派的批评。早在2018年司法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就否定了该指证。

加州议员(Zoe Lofgren)曾向皮查伊提问,为什么搜索“白痴”一词会优先显示特朗普总统的照片,而皮查伊回应称:“这是大规模的算法的自动结果,我们不会手动干预任何特定的搜索结果。”

在谷歌搜索页面搜索”白痴“一词,率先显示结果全部为特朗普头像

但是,谷歌前工程师迈克·瓦克(Mike Wacker)随后跳出来称CEO皮查伊撒谎,称谷歌会“重新排列”用户的搜索结果。例如,谷歌会将某些保守派网站列入“黑名单”。如果输入有关黑名单相关的主题的搜索,替代算法则将触发替代搜索结果。如输入“限制移民”,率先出现的却是反对限制移民的帖子和信息。

而近两年Facebook与保守派的冲突,最有名的当属美国网红“钻石丝绸姐妹花”(Diamond and Silk) 在2018年国会对Facebook审查保守派言论的指证。“钻石与丝绸姐妹花”是特朗普忠实的支持者,奔走于各大竞选场合支持特朗普,也是定期出现在Fox新闻节目宣传保守派思想的红人。

钻石丝绸姐妹花的言论得到特朗普的支持

2018年,Facebook称“钻石丝绸姐妹花”Facebook网页与帖子被贴上“对社区安全造成威胁”的标签。此后,二人在众议员史蒂夫·金(Steve King)的邀请下,到国会指证Facebook审查制度。而扎克伯克迫于舆论压力,回应称Facebook员工犯了个错误,事后已经联系了两人。

特朗普自己也在社交媒体上栽了不少跟头。其发布的帖子不仅被贴上“操纵性言论”的标签,有时甚至直接被删帖。2018年11月,特朗普的Twitter账号还被删除。

基于此,特朗普在5月就发布了“拒绝网络审查”的总统行政令。他反对有影响力的大公司审查、甚至删除互联网的信息和社交媒体上的帖子,认为这对网络的信息多元化不利,也损害了美国公民自由表达与辩论的权利。可以说,对巨头们的反垄断调查有来自特朗普个人的一大部分推动。

总结来看,此次听证会,来自民主党议员的指控多为“不当打压竞争对手”,而来自共和党议员的指控则多为“选择性删除保守派言论”。此外,对巨头的指控中还涵盖对与中国合作的相关质疑,如禁止谷歌与中国展开人工智能实验,排斥TikTok等中国应用等。

此次听证会后,美国国会议员有可能以立法或修改法律的形式来应对互联网时代的竞争问题。最狠的手段是什么?反垄断委员会主席,众议员西西林此前曾表示,“拆分巨头是最后的手段”。

因此,如果巨头们不能妥善应对此次危机,将会面临被肢解更大的威胁。

(本文作者:Jiachang Pan;编辑:SV Insight)

科技八卦

24

相关文章推荐

未登录头像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