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 13

  • 收藏

库克炮轰,小扎反击,苹果与脸书的斗争已达沸点?

Unitimes

Unitimes官方账号

2个月前

编辑:Jhonny

多年来,Facebook 和苹果之间一直有不和的迹象,这两家科技巨头的 CEO 也不定期毫不掩饰地互相攻击。而最近,双方之间酝酿已久的公开争端似乎已接近沸点。

库克炮轰 Facebook “该被鄙视”

本周四 (1月28日),苹果公司 CEO 蒂姆·库克 (Tim Cook) 在出席布鲁塞尔的计算机、隐私和数据保护 (CPDP) 会议演讲期间,炮轰当前的互联网公司搜集和使用用户数据来提供定向广告的商业模式,称这会导致错误信息泛滥、不信任甚至现实世界中的暴力

苹果首席执行官 Tim Cook

虽然库克在演讲中没有明确提到 Facebook 的名字,但这家社交媒体公司显然是库克的警告目标。他说道:

如果一项业务是建立在误导用户、利用数据和根本不给 (用户) 选择的选择之上那它就不值得我们称赞。它就该被鄙视。”

库克还批评了这种商业模式使用的算法将极端主义组织推荐给用户,而 Facebook 一直以来都受到此抨击。为此,本周三,Facebook 宣布其社交平台将不再向用户自动推荐政治团体,并正在考虑采取措施减少用户在其 News Feed 新闻动态中看到的政治内容

库克还表示,他认为一些公司还会激励那些可能会破坏公众对疫苗的信任的内容,以促进用户参与进来讨论。他直言:

“在这个充斥着虚假信息和由算法催生的阴谋论的时代,我们不能再对这种认为‘所有参与都是好的,而且时间越长越好’的技术理论视而不见。”

库克发布此演讲之际,苹果与其硅谷的竞争对手之间的战斗越来越激烈,特别是苹果计划在 iPhone 上推出一个称为“App Tracking Transparency”(App跟踪透明度)的新功能。

这个新功能旨在提高 iPhone 用户的隐私,强制要求 iPhone 上的 App 在访问重要的设备标识符时需要获得用户的许可,而 Facebook 和谷歌等公司依赖这种做法定向投放广告,并向广告商收取更多费用

需要披露的是,为了向 App 用户定向投放广告并衡量其效果,当前 App 开发者和其他的行业从业者通常是使用苹果的 IDFA (一串在每台苹果设备上都不同的字母和数字)。

一旦这个新功能推出,App 开发者将被迫通过提示请求用户许可来获取其设备的 IDFA。很大一部分用户可能会选择“不允许”,从而降低了定向广告的有效性。

苹果此前表示,如果 App 拒绝支持这项新功能,苹果将会把该 App 从 App Store 中删除

库克发表此番言论的同时,也有许多批评人士质疑 Facebook 的推荐算法和工具是否加剧了1月6日美国国会山发生的特里普支持者暴乱行动。为此,Facebook 首席运营官 Sheryl Sandberg 已于1月11日被迫为公司辩护,称策划这场暴力的暴徒“在很大程度上”不是在 Facebook 上组织起来。

库克在演讲中指出:“我们早就不该自欺欺人地认为这种 (商业) 模式无法承担两极分化、失去信任和暴力的代价。不能让一种社会困境引发一场社会灾难。”

据 CNBC 报道,本周三,也就是库克发表此次演讲的前一天,Facebook CEO 马克·扎克伯格 (Mark Zuckerberg)在该公司 2020 年第四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猛烈抨击了苹果公司要推出的这项新功能,直言苹果是 Facebook 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并声称这项功能“威胁到数以百万计的小企业寻找和获取客户所依赖的个性化广告。

Facebook 首席执行官 Mark Zuckerberg

扎克伯格还指控苹果有反竞争行为,因为苹果拥有越来越多的付费应用程序,并拥有自己的数字广告业务。扎克伯格还暗示,苹果正以隐私保护为借口打压 Facebook。他说道:

“苹果有充分的动机利用他们的平台优势地位来干涉我们的 App 和其他 App 的工作方式,他们经常这样做,从而偏向他们自己的应用程序。”

在同一天 (本周三),苹果公司宣布,iPhone 和 iPad 操作系统的下一个测试版将开始强制执行 App Tracking Transparency 功能,这意味着这项改变将很快对所有人生效——苹果公司称该功能将在“初春时候”实施。这可能将对 Facebook 等移动端应用的广告业务和收入造成巨大打击。

显然,本周四库克含沙射影的抨击显然进一步加剧了苹果与 Facebook 之间的冲突。

而作为对库克言论的回应,Facebook 在最新的一份声明中表示:“苹果的行为是反竞争的,利用他们对 App Store 的控制,以牺牲 App 开发者和小型企业的利益为代价,使自己的利润受益。”

Facebook的反击:正考虑起诉苹果

随着苹果和 Facebook 在如何对待消费者数据的问题上关系日益紧张,Facebook 已经讨论了一项针对苹果的反垄断诉讼。

 

位于美国布鲁克林的一家苹果商店

据《纽约时报》报道,两名知情人士透露,Facebook 考虑对苹果提起反垄断诉讼,此举可能加剧世界上两家最强大的科技公司之间的紧张关系。

知情人士称,Facebook 高管已经讨论了指控苹果在其 App Store 中采取反竞争行动的问题。由于未获授权公开发言,这些人士要求匿名。

知情人士表示,这家社交网络公司 (即 Facebook) 计划在一场诉讼中指控苹果给自己的应用程序 (比如iMessage) 提供优待,而对 Facebook 等第三方应用程序开发商施加限制性规定

该知情人士指出,Facebook 早在去年12月就讨论过提起诉讼。目前尚不清楚该公司是否会采取任何法律行动。Facebook 拒绝就此予以置评。

早在2020年12月底,Facebook 广告副总裁 Dan Levy 在一篇官方博客中说道,Facebook 正在采取措施,因为“我们从你们很多人 (尤其是小企业) 那里听到,你们担心苹果的变化将如何影响你们有效获取客户和发展的能力,更不用说在大流行中生存下来了。所以我们要为小企业说话。”

苹果高管已经预料到了 Facebook 的抗议,并在最近几周积极推进这项新功能计划。苹果公司的软件主管 Craig Federighi 回应道:

“很明显,一些公司将会尽其所能阻止 App Tracking Transparency 功能。但我们需要让世界看到这些论点的真实面目:他们厚颜无耻地试图维持侵犯隐私的现状。”

与此同时,硅谷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也指出,在外部法律顾问的帮助下,Facebook 数月以来一直准备反垄断起诉苹果,控诉苹果在智能手机市场上滥用其权力迫使 App 开发者遵守 App Store 的规则 (比如强迫他们接受苹果的应用内支付服务),而苹果自己的应用程序却不必遵守,这使得在游戏、短信和购物等领域与苹果竞争变得更加困难。

相互抨击的背后,源于盈利方式不同

 

苹果和 Facebook 之间的紧张关系,根源在于两家公司在赚钱方式上截然不同

将隐私保护作为核心原则的苹果公司,更愿意让消费者为苹果提供的产品和互联网体验 (比如苹果的iCloud服务) 付费,从而其减少了对广告商的需求。

相比之下,Facebook 主要依靠用户数据来推动其数字广告业务并赚钱收益

早在2014年,库克在谈到 Facebook 这样的公司时就直言:“如果他们主要靠收集大量的个人数据赚钱,我认为你有权利担心。”

作为回击,扎克伯格当时反驳道:“你认为因为你付钱给了苹果,你就在某种程度上与他们站在了一起?如果你真的和他们站在一起,他们就该让自己的产品更加便宜。”

随着时间的推移,库克和扎克伯格越来越公然地互相攻击,以强调自己对对方在广告、定位和隐私保护方面的理念的厌恶。

而当苹果去年宣布将对即将推出的 iphone 操作系统进行修改并引入 App Tracking Transparency 功能时,无疑将双方的矛盾推至新的高度。

苹果当时表示,它将在 2021 年对开发者的一些数据收集行为进行限制,并允许 iPhone 用户选择是否允许公司在不同的应用程序之间跟踪他们。这无疑将损害 Facebook 收集用户数据以投放广告的能力

除此之外,苹果最近还开始要求 App 开发者在其 App Store 中添加隐私标签,用于详细说明 App 的信息收集情况

《纽约时报》最近的一项分析发现,Facebook 旗下即时通讯应用 WhatsApp 的隐私标签显示,其从用户那里收集的信息远多于另一款即时通讯应用 Signal。

今年1月初,WhatsApp 直接宣布将与 Facebook、Instagram 等应用共享其用户数据,如果用户在2月8日前不同意此条款则将无法继续使用该应用,为此遭到大量用户强烈反对,并引发数百万用户从 WhatsApp 转向使用 Signal 和 Telegram 等隐私通讯应用

随后,迫于压力,WhatsApp 宣布将把新政策实行的限期由2月8日推迟至5月15日,让用户“有足够时间阅读和理解条款”。

言归正传。作为对这项新功能的回应,Facebook 公开反击苹果。去年12月,Facebook 专门还创建了一个网站 (见下图),用于抨击苹果的举措可能对小企业有害 (但该网站没有提到这些变化可能会伤害 Facebook 自己)。该网站上展示了许多小企业的代表抱怨苹果这项新功能的视频,网站首页赫然写道:

“小企业值得被倾听。苹果的最新更新威胁到了个性化广告,数百万小型企业依靠个性化广告来寻找并获取客户。我们 (在这里) 为小企业主提供了一个畅所欲言的地方。”

Facebook 创建的网站,其中汇集了小企业对苹果的控诉

与此同时,Facebook 还在《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金融时报》上刊登了整版平面广告,宣称它正在“与苹果对抗”

诚然,苹果作为 App Store“看门人”的强大角色,在其 App Store 中拥有近乎绝对的权力,能够决定哪些 App 能审核通过,哪些不能,并从 App 的销售额中抽取30%。

长期以来,这一直令那些必须遵守其规则的 App 开发商感到沮丧,如果不遵守,就有可能失去数亿拥有苹果设备的用户。

除了 Facebook,其他公司也已经加入了控诉苹果垄断的行列。2019年,流媒体音乐公司 Spotify 向欧洲监管机构提起诉讼,指控苹果利用其 App Store 打压那些与其自身提供的服务 (比如 Apple Music) 相竞争的公司

2020年8月,热门游戏《堡垒之夜》(Fortnite) 的开发商 Epic Games 起诉苹果强迫开发者使用其支付系统,指控苹果在 App Store 存在反竞争行为。在此之前,苹果将《堡垒之夜》从其应用商店中下架,原因《堡垒之夜》应用使用了自己的计费系统,避开了苹果收取的 30% 的提成。苹果表示这违反了其支付规则。

Facebook 和 Spotify 等均支持 Epic Games 对苹果的起诉,Facebook 甚至表示将在其诉讼中向 Epic Games 提供信息,以便法院理解“苹果强加的不公平政策”。

Epic Games、Spotify 等公司还组织了一个名为“Coalition for App Fairness”(应用程序公平联盟) 的非营利组织,以推动 App 应用商店(包括苹果的 App Store 和谷歌的 Google Play等) 的变革,并“保护 app 经济”

本周三,Facebook 公布了超出预期的第四季度财报:营收为280.72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210.82亿美元相比增长33%;净利润 112.19 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73.49亿美元相比增长53%。

但该公司警告称,苹果 iOS 14 系统即将发生的变化 (即增加 App Tracking Transparency 功能),以及流行趋势的逆转,可能会损害其广告业务。

随着本周库克和扎克伯格继续针锋相对,一些分析人士也表示,苹果的这一新功能可能对 Facebook 的主要广告业务产生的影响有限,因为该公司已经通过其 Facebook 和 Instagram 等应用对用户的兴趣了如指掌。而且,Facebook 庞大的用户数据库也是其最有价值的资产之一。

但显然扎克伯格并不这么想。

本周三,扎克伯格在与华尔街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上表示,他认为苹果是 Facebook“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并表示,苹果专门为 iPhone 开发的短信服务 iMessage 对 Facebook 的社交网络服务构成了生存威胁

与此同时,随着诸多公司 (比如Google) 在为苹果的这项新功能做准备的同时,他们也让合作伙伴和广告商知晓他们打算如何应对这种变化。

Google 于本周三表示,谷歌公司的 iOS 应用程序将不再使用苹果 App Tracking Transparency 框架中包含的任何信息,也不计划在其应用中向用户进行授权提示。

诚然,Google 的行动与 Facebook 的激烈反应形成了鲜明对比。

参考:

https://www.nytimes.com/2020/08/13/technology/apple-fortnite-ban.html

https://www.nytimes.com/2020/09/24/technology/apple-google-coalition-epic-match-spotify.html

https://www.nytimes.com/2019/03/13/business/spotify-apple-complaint.html

https://www.cnbc.com/2021/01/28/apples-b.html

免责声明: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其内容与观点不代表Unitimes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

互联网

13

相关文章推荐

未登录头像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