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 593

  • 收藏

MEV 的剧本走向:僵局、停战还是将续写无止境的传奇?

链闻ChainNews

前沿金融科技精英读物。

1个月前

「重组」大戏的解决方案预示未来将如何处理 MEV。

撰文:Chris Powers,DXdao 核心贡献者
编译:Perry Wang

矿工可提取价值(MEV)的兴起正在动摇以太坊社区的根基,现在有些人称其为「危机」。虽然对于日益令人担忧的情况来说确实有些道理,但它不应该令人震惊。

毕竟,MEV 是去中心化金融 (DeFi)增长的下游产物。随着越来越多的金融活动在以太坊上进行交易,更多的套利和清算机会随之而来。

因此,只要期待有一天 DeFi 能够成为全球金融体系的动力引擎,MEV 就会随着市场规模的增长而增加。鉴于这层关系,解决 MEV 及其影响的重要性愈加紧迫。

最让人担忧的是,这种影响也在扩大。MEV 来自于以太坊上不断增加的经济价值转移。在 MEV 活动兴起之前,区块链矿工通过协议固有的奖励来获得激励:获得新发行的区块奖励或用户支付的交易费用。而 MEV 的兴起为矿工——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区块生产者,创造了另一个激励层,这是一个利润更高的层。但最终这些矿工需要挖矿这个行业才能生存,他们真的会为了赚快钱而干出自毁基业的事吗?

危机

MEV 过去几年来一直是讨论的热门话题,过去的六个月中,DeFi 世界对 MEV 的感触更是强烈了很多。但在过去的几周里,一个更极端的 MEV 漏洞,特别是可能造成区块被重组(reorg)或时间强盗攻击的威胁,让以太坊社区颇感不安。

社区主要的担忧是,如果矿工可以重新排序交易以提取价值,则理论上会出现一个 MEV 的机会,这个机会有可能带来非常诱人的利润,足以覆盖重组所需的哈希算力投资。 The Block 的 写了一篇关于重组大戏的精彩解释:

简而言之,矿工有可能在新区块中看到利润丰厚的交易,然后回到链中对交易发生前的区块进行重组,创建一个新序列——用自己的交易替换原始交易,从而拿走其中的利润。这也被称为「时间强盗攻击」,因为它就像区块链的一场时间旅行。

这种可能的威胁长期以来一直笼罩着所有区块链——双花。但仅仅因为 DeFi 经历了如此快速的增长,交易的价值如此巨大,以至于现在这似乎对以太坊(以及公链)构成了生存威胁。

显然,这严重破坏了对以太坊安全性和抗审查性的信心。这将对大型资本池进入加密领域的进程造成严重打击。

五年多前,社区仍然听到 DAO 的区块回滚消息,但如果为网络提供动力的矿工能彻底进行市场操纵,没有比这更令人震撼的消息。

当前的担忧是如此强烈,以至于以太坊社区中很多人已经开始与那些建议构建跨区块寻找 MEV 机会的软件开发者划清界限。Flashbots 已经 明确表示反对主要矿池 和著名的搜索者(编写 MEV 机器人软件的开发者)也是如此。与此同时,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Vitalik 上周 写了一篇 关于以太坊转向权益证明(PoS)共识机制将如何缓解这些攻击的文章,因为它引入了最终性。文章发布几天后,EIP-3675 提案出现在以太坊 github 上,这是人们期待已久的向 PoS 共识机制的转变,通常被称为「合并」。

ETH2 信标链自 2020 年 12 月以来一直存在。不过由于社区对重组的担忧日益加剧,以及重组可能带来破坏稳定的灾难,预计会在六个月内发生的合并将提速。由于全新 MEV 重组软件的影响如此危险,以太坊社区需要奋起反击,以确保其不变性。

所有这一切看起来像是一个章节落幕,但也或者仅是 MEV 传奇大戏的第一幕而已。

在所有的担忧中,似乎有几个关键事实点:

  • MEV 是基础,具有经济价值转移的网络总会出现价值泄漏。
  • 公共内存池已死,聪明的交易者将直接与矿工联系。
  • 这一新兴模式已成为价值公平分配的巨大黑盒,动摇了区块链的透明性和无需许可性。
  • MEV 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不过重组的可能性很低——因为矿工不会自毁基业。

Flashbots 所扮演的角色

Flashbots 是 MEV 故事的核心。它的创始人之一 Phil Daian 在 2019 年的一篇 开创性论文 中首次发现了 MEV,他在该文中创造了这个术语,来描述以太坊 DEX 的抢先交易活动。

Flashbots 自我标榜 为「一个研发组织,旨在减轻 MEV 所带来的负面外部性和生存风险。」

Flashbots 很早就意识到以太坊网络正在被机器人程序堵塞,它们通过优先 Gas 拍卖 (PGA) 来竞争清算或套利机会。

在 Flashbots 出现之前,如果搜索者发现了一个链上机会,设置高 Gas 费是确保套利交易通过的唯一方法,这导致网络上每个人面临的 Gas 价格都很高。

然后, Flashbots 出现了,它在搜索者和矿工之间横插一脚。矿工运行 MEV-GETH,后者是通用 GETH 客户端的一个分叉,具有连接矿工和搜索者的独立通信和支付网络。搜索者不会将 MEV 机会以高 Gas 费形式发送给公共内存池,而是将交易发送到 Flashbots,后者将其连接到运行 MEV-GETH 的矿工。对于每个 MEV 机会,搜索者将附加一定比例的 MEV 收益,在矿工和搜索者之间分配。

眼不见心不烦

Flashbots 的设计绕过了公共内存池,而公共内存池是大多数用户的交易在以太坊区块的落点。这一方式缓解了网络拥堵,并降低了 Gas 价格,因为 Gas 费最高的交易正在通过 Flashbots 重新路由。矿工和搜索者都获利,而以太坊中其余用户支付的 Gas 也随之减少。简而言之,多赢的正和游戏。

这个模式已经有了很大的发展;MEV-GETH 挖矿软件现在由 以太坊网络近 70% 的算力运行。这意味着 Flashbots 处于极其重要的位置,在以太坊最快的交易机器人和为网络提供动力的矿工之间穿针引线。

到目前为止,Flashbots 在限制 MEV 方面做得很不错,并且已经成为该行业现象级的教育资源。其他去中心化应用(DApp) 和协议也有助于限制 MEV。通过公共内存池提交的每笔链上交易都会触发一次抢先交易、回跑或三明治攻击的机会。

渐渐地,Archerswap 这样的 DApp 允许交易者绕过内存池、将交易直接发送给矿工,就像 Robinhood 的订单流付款(PFOF)系统一样。其他选项旨在维持无需许可的公开交易提交,但依赖于某种类型的公平排序系统。 Gnosis 的批量拍卖 和 Chainlink/Arbitrum 的公平排序网络 就是其中的典型例子。

但是,如何「使 MEV 提取实现大众化」的问题仍未得到解答,尽管 Optimism 希望将其拍卖以「资助公共产品」。识别和重新定向高价值网络流量现在让 DeFi 和以太坊受益,但是以什么样的规则管理这个新网络?这里会成为流动性的暗池吗?

信任和声誉: DeFi 规模化的基石

MEV 危机及其外交促成的停战显示了 DeFi 和以太坊的规模已经扩大到何种程度。以太坊和 ERC20 代币的市值已接近 5000 亿美元,投资者、交易员和矿工每年从中获取数十亿美元的收入。许多人已经变得异常富有,或者因看到以太坊和 DeFi 的进一步发展机遇而获得投资。没有人想杀死这只产金蛋的鹅。

更重要的是,DeFi 的成功使得这场传奇中的主要参与者——矿工、开发者、Flashbots 和他们的 VC 投资人——已经在现实世界中声名显赫,而不再是无名之辈。这些加密巨头不会从事颠覆行业的破坏性活动;事实上,他们会迅速采取行动来捍卫 DeFi。以太坊很幸运,信标链已经运行了近 8 个月且没有出现重大事件,转向 PoS 似乎指日可待。而 MEV 重组在 PoW 中比在 PoS 中容易得多。

如果以太坊合并得以快速进行并避免重组,如何限制 MEV 和使 MEV 分配大众化的问题仍将存在,但其紧迫性不如过去几个月中那么紧迫。由于以太坊社区对于重组的立场是一致拒绝,它将如何解决维持无需许可和公平访问网络的问题,将是一个值得长期关注的看点。

来源链接:doseofdefi.substack.com

免责声明: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其内容与观点不代表Unitimes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

593

相关文章推荐

未登录头像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