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19

  • 收藏

太疯狂!1560 亿美元的 SPAC 狂潮:摇钱树 or 大泡沫?

Unitimes

Unitimes官方账号

3星期前

编辑:Jhonny

每当贪婪遭遇现实,令人眼花缭乱的市场崩溃时,金融市场专业人士通常都会承认,他们感觉到末日即将来临。他们姗姗来迟地承认,市场崩溃的警告信号是如此熟悉,以至于很难相信有人会忽略它们。

今天,这些清醒的话语再次在美国金融界被低声耳语,这一次是关于业界最大的赚钱工具之一——SPAC (特殊目的并购公司)。

现在谁还没听说过 SPAC 呢?

本质而言,SPAC 是一家上市的“空白支票公司”,这个公司只有现金,没有任何其他业务。SAPC 公司上市后的仅有的一个任务就是寻找一家非上市公司 (即目标并购公司),与其合并,使其获得融资并上市。SPAC 发起人往往从中赚取巨额利益。

如今,似乎每个人都在创建 SPAC 公司:从 Alex Rodriguez (美国前棒球名将)和 ShaquilleO'Neal (NBA球员) 等体育明星,到美国前众议院议长 Paul Ryan,再到像迈克尔·克莱恩 (Michael Klein) 这样的华尔街风云人物等等,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在过去的 15 个月里,已经有 474 家 SPAC 公司通过 IPO 上市,累计筹集了 1560 亿美元

美国前棒球巨星 Alex Rodriguez

回顾一下最近 Reddit 散户推动的 GameStop 逼空潮事件,你就明白这场 SPAC 热潮了。这一众星云集的盛景要么证明了 SPAC 正在改变融资方式要么证明这种市场狂热正在失控亦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金融专业人士私下里 (而且越来越公开地) 警告称SPAC 将给投资公众带来糟糕的结局。对愤世嫉俗者来说,唯一的问题是什么时候,以及有多糟糕。

SPAC生态系统——一个由对冲基金投资者、私募股权交易撮合者、银行家、律师和各种各样的发起人组成的矩阵——的越来越多成员看到了过剩的 SPAC 公司被创建出来。他们指出,这些 SPAC 公司有着过高的估值可疑的信息披露,以及最令人担忧的日益严重的利益失调

一边是正在创建 SPAC 并变得更加富有的投资大佬,另一边是那些买入 SPAC 并希望以后致富的人。处于中间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SEC) 则一直在发出警告。

SPAC 最早出现于上世纪 80 年代,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被归入低价股流行的粉单市场 (pink sheets)。直到最近,SPAC 在很大程度上被视为交易撮合者寻求融资的最后手段

COVID-19疫情改变了这一切:如今的华尔街早已进入在家办公状态,那些四处宣传新股票和债券的传统路演已经变得稀少。

处于最低水平的银行利率已经推动了股市、比特币等领域的历史性涨势。在贪婪和无聊的推动下,数百万业余投资者在社交媒体的鼓动下,涌入 GameStop 和 SPACs 等股票

数字说明了一切。2019年,美国 59 家 SPAC 公司筹集了 136 亿美元。到 2020 年,这一数字跃升至 248 例 SPAC 筹资 833 亿美元。

2021 年迄今为止,SPAC 的总数已经达到 231 例,筹资超过 741 亿美元,且 SPAC 公司的上市占到了美国今年 IPO 市场的 70% 以上。

在此期间,阿波罗全球管理公司 (Apollo Global Management) 和 KKR & Co.等知名金融机构先后发起 SPAC 公司,为 SPAC 提供了其长期缺乏的正统性

上图:2009至2021年迄今,美国SPAC IPO的历年总次数、年融资总额 (单位: 百万美元)、SPAC平均融资规模 (单位: 百万美元)。图源:SpacInsider。

当然,那些能够找到优秀的私人公司进行并购的 SPAC 公司将为所有相关方带来回报。SAPC 公司通常有两年的时间来达成一笔并购交易,让目标并购企业绕过通过传统的 IPO 进入股市的繁琐过程。

最近规模最大的 SPAC 并购案包括:被誉为“特斯拉最大对手”的电动汽车制造商 Lucid Motors将与迈克尔·克莱恩 (Michael Klein) 创办的一家 SPAC 公司 Churchill Capital 进行合并。合并后的公司估值迅速上升到约 570 亿美元,超过了福特汽车公司 (估值450亿美元)。

与投资于像 GameStop (GME) 这样的“模因股票”、互联网泡沫时期的互联网公司股票,或者荷兰郁金香泡沫时期的投机狂潮一样,投资于 SPAC 股票的风险是最常见的贪婪和狂妄

今年1月底,美国线下游戏零售商GameStop的股票被散户投资者推高,涨幅一度超过1000%。

基金经理们表示,一些 SPAC 正押注于那些不久前还难以从偏好风险的私人投资者那里筹集资金的公司。这个领域已经变成了一个卖方市场:一些想要上市的企业从一家 SPAC 公司前往另一家 SPAC 公司,寻找更好的并购条款。

对冲基金 Kerrisdale Capital Management 的创始人兼首席投资官 Sahm Adrangi 表示,SPAC 领域的“人们赚了很多钱,却没有意识到这是不可持续的。”Kerrisdale Capital Management 是一家总部位于纽约的对冲基金,专门做空包括 SPAC 在内的公司。

但撇开繁荣不谈,SPAC 的过往历史表现并不站在投资大众的一边。

根据贝恩咨询公司的数据,2016 年至 2020 年期间并购了企业的 SPAC 公司中有 60% 落后于快速上涨的标准普尔500指数;截至2021年1月下旬,约有 40% 的 SPAC 公司股价低于发行价

当然,有些 SPAC 的表现要好得多。自2019年末宣布与 SPAC 的交易以来,通过 SPAC 上市的线上线体育社交游戏公司 DraftKings 已经飙升了近 450%。

2021年,美国的 SPAC 公司 IPO 首个交易日平均上涨 5%

上图:美国历年来的 SPAC 融资规模及其上市首日涨幅

然而,其他许多的 SPAC 情况更糟,尽管它们的“血统”看似显赫。

Martin Franklin 是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多年来他培育了 6 家 SPAC 公司。10年前,他收购了一家陷入困境的西班牙媒体公司,这家公司实际上已经倒闭

另一家由亿万富翁 Tilman Fertitta 和华尔街要人 Richard Handler 支持的 SPAC 公司在并购了 Waitr 后也倒闭了。结果是遭遇集体诉讼。在这场 SPAC 的游戏中,没有人认为这将是最后一场诉讼案。

然而,不管 SPAC 并购之后的结局如何,这对于 SPAC 的发起人 (sponsors) 及其华尔街支持机构有利:发起人通常会会获得 20% 的创始人股份,同时还享有其他有助于将股价下滑产生的影响最小化的福利。

以电动汽车初创公司 Lucid Motors 通过与 SPAC 公司 Churchill Capital 并购来上市为例。作为这笔 SPAC 并购交易的一部分,创建了 Churchill Capital 的迈克尔·克莱恩 (Michael Klein) 及其合伙人获得了 5175 万股股票,并以1美元的单价购买了 4285 万份认股权证:以市价计算,他们的股票价值约 12.6 亿美元,且他们还能在认股权证上多赚 5.53 亿美元。

这场并购上市的投资者的热情是如此之高,以至于一些大型投资者必须在 1 天之内决定是否投资入场,没有时间进一步了解后续问题

Lucid Motors 公司刚确认这一并购交易,该公司就宣布其首款车型将推迟到 2021 年下半年。紧接着,Churchill Capital 股价迅速下跌,跌跌一度幅超过40%。而另一边的迈克尔·克莱恩则刚刚创建了其第 7 家 SPAC 公司。

上图:2017年4月,Lucid Motors 的首款豪华轿车 Lucid Air 的测试车在美国纽约国际车展上亮相。但至今 Lucid Motors 仍未交付任何一辆车。

投资公司 Crescent Capital 的联合创始人 Mark Attanasio 对此表示:“对于连续创建 SPAC 公司的发起人来说,(并购的) 经济激励是,如果他们赢了一次,同时输了一次,通常他们依旧是赢了的。”

SPAC 带来的经济形势对华尔街银行也有利。这些投行会为 SPACs 提供建议而收取丰厚的费用,这也为 SPAC 这场游戏的继续提供了更多动力。例如,近年来通过提供 SPAC 方面的咨询服务,花旗集团 (Citigroup) 近年来已获得了约 2 亿美元的报酬

而对于普通投资者而言,情况就不一样了。

就在一年前,当新冠疫情席卷全球市场,导致经济瘫痪,使得纽约、伦敦和香港的摩天大楼空空如也时,几乎没有人会预测到 SPAC 会成为大热潮

而今天,许多人都觉得这种狂热很快就要结束了——时间不多了

如前所述,几个月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SEC) 一直在对 SPAC 发出警告。在去年9月就潜在问题发出警告后,该机构于去年 12 月重新提出了阐明潜在风险以及 SPAC 发起人能从中挣多少钱的新指导意见。

SEC 财务部门代理负责人 John Coates 表示:“SPAC 数量的迅速增加代表着一个重大变化,我们正在认真研究与 SPAC 相关的信息披露和其他结构性问题。”

一些头脑清醒的银行家预见到了这一结局:

在未来的12或18个月里,随着如今这批 SPACs 即将结束 24 个月的生命周期 (SPAC在设立完成以后,必须在24个月之内完成并购,否则就是一个失败的SPAC),一些 SPAC 公司创始人将会挣扎地寻求目标并购企业,而不是将资金返还给投资者。

由于 SPAC 公司必须在该期限内敲定并购交易,无论并购的条款如何,这将终结之前轻松获利的日子。最终,大部分 SPAC 市场将冲垮

“在匆忙完成并购交易的过程中,人们会在尽职调查中‘偷工减料’,”投资公司 One Equity Partners 高管 Greg Belinfanti 说道。

许多 SPAC 行家预言,SPAC 领域将会有一场圣经中的大洪水,而诺亚方舟的大小只能容得下华尔街一线明星。很多人说,SPAC 将再次淡出人们的视线,被传统 IPO 或其他任何闪亮的新事物所掩盖。

律师事务所 Lowenstein Sandler 合伙人 Steven Siesser 表示:“任何阻止本轮牛市的因素,都会首先将目光投向 SPAC,它们将是第一个受害者。”

与此同时,摩根大通最近也表示,SPAC 狂热可能即将结束。

在上周五的一份报告中,由 Nikolaos Panigirtzoglou 领导的一组摩根大通定量策略师表示,2021 年 SPAC 活动的步伐表明,当前的 SPAC 周期可能即将结束。

该报告写道:“今年 SPAC 活动的加速如此强劲,更像是见顶,而不是 SPAC 牛市周期的开始或中期。如果你看看 SPACs 最近的表现,就会发现这一点。”

根据摩根大通和彭博社的数据,过去一个月 SPACs 的表现令人失望

上图:SPAC 指数 (蓝线) 对比 标普500指数 (黑线) 的表现。来源:彭博社&摩根大通

大摩的战略家们强调,SPAC 和反向并购已经存在了数十年,但似乎在繁荣和萧条周期中来来去去。

他们解释道,SPAC 发起者、投资者和目标并购公司希望利用市场强劲需求的势头和竞相效仿,推动了泡沫的繁荣而由于劣质企业的出现、炒作的消退和监管方面的担忧,将导致泡沫的破裂

策略师们没有详细说明 SPAC 热潮何时会结束,但表示有理由认为,在 2021 年剩余时间里,SPAC 的月度交易速度将会放缓

在摩根大通发布 SPAC 预测之际,越来越多的其他投资者也发出警告,称 SPAC 这种 "空白支票公司" 的崛起已经走得太远。

上个月,“股神”巴菲特的商业伙伴、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副董事长查理•芒格 (Charlie Munger) 就表示,SPAC 热潮“肯定会糟糕收场”,但他不确定何时会发生。

“我根本不参与 (SPAC),我认为没有它们,世界会更好,”芒格说道,“这种疯狂的投机和尚未成立或被选中的企业,都是恼人的泡沫的迹象。只要卖得出去,投行连狗屎都会去卖。”

你如何看待当下的 SPAC 热潮?你是否也认为 SPAC 热潮终将“泡沫破裂”?欢迎在评论区发表你的看法。

 

参考: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features/2021-03-08/are-spacs-a-good-investment-inside-the-stock-market-s-looming-spac-bubble?srnd=premium-asia

https://www.wsj.com/articles/nothing-lucid-about-a-57-billion-valuation-for-an-electric-vehicle-startup-11614174243

 

-END-

免责声明: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其内容与观点不代表Unitimes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

219

相关文章推荐

未登录头像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