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 558

突发!全球前三大芯片制造商都将停止向华为出售芯片

白帆

白帆

1个月前

来源 | AI前线

作者 |  李冬梅

华为真正的危机,来了

三星、SK 海力士将断供华为

9 月 8 日,据报道,随着特朗普政府加强对华为的制裁,三星和 SK 海力士将停止向华为出售零部件。根据朝鲜日报和其他韩国新闻媒体的报道,这两家韩国公司将于 9 月 15 日终止与华为的交易。

朝鲜日报在报道中称,根据美国商务部的制裁方案,三星电子和 SK 海力士将从 15 日开始停止向华为供应半导体。不仅是存储芯片,连 5G、移动通信 (AP)等系统芯片也将无法供应,华为的存储芯片获取将十分艰难。不仅是手机,整个消费者业务乃至云业务都会受到波及。

今年 5 月,美国商务部公布了禁止向华为出售使用美系设备生产的芯片的制裁方案。对此,全球第一大芯片代工厂台积电公司在今年第二季度业绩会议上表示:“5 月以后就没有再接华为的新订单,9 月 15 日以后不可能再为华为供应芯片。”

当地时间 8 月 17 日,美国商务部发表声明称,禁止使用美系设备的公司向全世界 21 个国家的 38 家华为子公司销售芯片。

继禁止使用美国“设备”之后,美国又禁止了使用其专利等美国“技术”的公司向华为供应芯片,事实上,目前,不使用美国技术和设备是不可能造出超细工艺芯片的。

国内外存储芯片制造能力差距极大

美国商务部今年 8 月公布上述内容后,三星电子和 SK 海力士等韩国半导体企业一直在考虑应对方案。半导体业界的一位有关负责人表示:“禁令公布后,使用美国技术的半导体范围尚未确定,因此市场出现了混乱。但可以肯定的是,包括存储芯片在内的所有芯片都不可能供给华为。”

也就是说,存储芯片这一手机或 PC 中不可或缺的芯片种类也将面临断供的困扰。存储芯片作为信息存储的一个载体,虽不像 CPU 一样备受关注,但它的作用也是其他种类芯片无法替代的。据赛迪顾问发布的《全球半导体市场发展趋势白皮书》显示,2018 年全球半导体市场规模达到 4688 亿美元,存储器市场规模为 1580 亿美元,占据了全球半导体市场规模的近三成。

存储芯片领域,主要分为两类:易失性和非易失性。易失性:断电以后,存储器内的信息就流失了,例如 DRAM,主要用来做 PC 机内存(如 DDR)和手机内存(如 LPDDR),两者各占三成。非易失性:断电以后,存储器内的信息仍然存在,主要是闪存(Nand FLASH 和 NOR FLASH),NOR 主要应用于代码存储介质中,而 NAND 则用于数据存储。

目前,全球 DRAM 内存市场每年的市场规模大约有几百亿美元,其中,韩国的三星电子、SK 海力士和美国的镁光三家公司垄断了全球 95% 以上的市场份额。值得一提的是,从 1992 年开始,韩国的三星在 DRAM 内存市场就连续 20 多年蝉联世界第一,占据绝对的统治地位。而 NAND Flash 市场几乎全部被三星、海力士、东芝、闪迪、美光和英特尔等六家瓜分。其中三星居垄断地位,2017 年它的 NAND 市场份额占全球的  37%。

反观国内,我国在该领域的起步较晚,且发展速度缓慢,自给能力甚至不如其他类型的芯片。国内企业也曾试图通过收购的方式增加在该领域的占有率。2015 年 7 月,有媒体报道,紫光集团拟以 230 亿美元的总价向美国芯片存储巨头美光科技发出收购邀约。但随后不久,镁光科技发言人回应称,镁光尚未收到清华紫光的收购邀约,而紫光集团则未对传言进行任何回应。

中国虽然不是芯片制造的大国,但中国却是全球存储芯片最大的需求国之一,其中绝大部分的芯片却依赖进口,2018 年我国的集成电路的进口额超过了 3000 亿美金,其中存储类芯片就达到了 1000 亿美金,占比达到三成以上。自研生产能力不足也成为了国产存储芯片发展的又一大瓶颈,目前国内在该领域具有一定规模的企业主要有三家:长江存储、兆易创新与合肥合作的合肥长鑫、联电与福建省合作的福建晋华。尽管三家企业已初具规模,但相比国际巨头仍有不少差距,以长江存储 NAND 存储为例,其研发的 64 层 NAND2019 年年底才宣布量产,而诸如三星、美光已着手投入 128 层 NAND 的量产。

全球芯片市场受影响

自美国公布了华为的一系列限制措施以来,全球的芯片供需都受到了影响。去年采购了总价值为 208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1425.2 亿元)的芯片。这一采购规模仅次于苹果(361 亿美元)和三星电子(334 亿美元),位居世界第三。三星电子和 SK 海力士也一直在和华为进行活跃的交易。据悉,目前在三星电子半导体事业部(DS)和 SK 海力士的销售额中,华为的占比分别为 6% 和 15% 左右。这也是业内人士预测的 SK 海力士会因此受到巨大冲击的原因。

据消息人士透露称,华为在美国公布禁令后积累了大量的芯片库存,目前华为芯片的库存够其使用两年。如果华为停止向这些芯片生产巨头采购芯片,那么上半年因为华为疯狂采购而升高的芯片价格将呈现出下降趋势。

业界认为,如果此后华为确定不再购买半导体,存储芯片价格的跌幅可能会进一步扩大。据市场调查机构 Dram Exchange 的调查结果显示,以 8 月末为准,DDR4 8GB(千兆比特)DRAM 固定交易价格(企业间交易价格)比今年 6 月底下跌 5.44%,达到 3.13 美元。半导体业界预测,今年下半年存储芯片价格将持续下跌。

除了对芯片价格造成影响外,美国也对其国内的芯片市场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一家名为 International Rectifier 的半导体公司创始人亚历克斯 · 利多(Alex Lidow)称,他和他的父亲和祖父于 1947 年在洛杉矶地区创立了该公司,他们在中国销售半导体已有几十年了。利多先生表示,他非常担心特朗普政府禁止向某些中国客户出售芯片的禁令,不仅会压缩当前的收入,还可能会永久地失去中国客户。

在禁令公布后,美国芯片业高管及其他相关人士也表示,禁令对美国芯片行业的持久损害已经造成,中国将加大在国内设计和生产芯片的力度。

参考链接:

https://www.theverge.com/2020/9/8/21427769/samsung-huawei-trump-us-sanctions-end-trade-chip-semiconductors

https://biz.chosun.com/site/data/html_dir/2020/09/08/2020090803275.html

免责声明: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其内容与观点不代表Unitimes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

558

相关文章推荐

未登录头像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