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

  • 123

  • 收藏

“中国芯”势如破竹,中芯国际将成“大赢家”?

Unitimes

Unitimes官方账号

3星期前

编辑:Jhonny

半导体,也被称为集成电路,或者更普遍地称为芯片,可能是全球范围内生产的最小但最严格的产品。当前,半导体在全球范围内出现了一连串的短缺。

芯片短缺问题开始于各国为抗击新疫情而封锁市场,导致消费电子产品需求激增。这种需求进而导致了汽车和智能手机等需要先进半导体的行业的“缺芯”

这使得全球越来越多地依赖台积电 (TSMC) 和三星电子 (Samsung Electronics) 这两家亚洲芯片制造商巨头。甚至在当前的“缺芯”问题严重化之前,这种依赖就因为新冠疫情和中美关系日益紧张而加剧

未来几年,各国政府和企业将在这一领域投入数千亿美元,参与一场具有地缘政治和经济影响的“芯片竞赛”,而北京方面正在积极应对这场竞赛

中国加大了芯片蓝图的野心

在短短20年的时间里,中国将人类送入太空,建造了自己的航空母舰,并开发了隐形战斗机。现在,这个世界上最年轻的超级大国正准备再次证明自己的能力——这次是在半导体领域。

这关系到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未来。本周即将在北京召开的两会将公布一份五年经济规划,其中包含了中国称霸芯片市场的蓝图

这是一个多层次的战略,在范围上既务实又雄心勃勃,既包含了取代美国关键供应商和抵御华盛顿的愿望,也要在新兴技术领域塑造本土冠军。

中国希望建立一个能与英特尔 (Intel) 和台积电 (TSMC) 并肩作战的科技巨头圈子,把这方面的努力放在与建设核能力同等的优先地位。

虽然这一努力的具体细节几个月后才会公布,但政府官员、《人民日报》等官媒以及国家智库的言论提供了有关设想中的相关路线图的重要线索。

尽管在未来 5 年左右的时间里,由于相关技术和设备的滞后,国内仍需要使用基于旧技术的半导体,这些半导体可以用于电动汽车甚至军事应用 (因为目前汽车和其他产品不需要尖端芯片),只是不能用于先进的智能手机和类似设备。

但这为中国赢得了时间,可以专注于所谓的第三代芯片制造等领域,中国政府希望在机械、软件和新材料等领域打造一批本土巨头。最终目标是培养本土企业,取代设计软件领域的楷登电子 (Cadence) 和新思科技 (Synopsys) 以及芯片制造设备领域的欧洲阿斯麦公司 (ASML Holding NV) 等全球关键企业。

上周,科技部部长王志刚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半导体是信息时代的关键行业,将引领未来的经济发展。与此同时,中国将努力自力更生,增强自身能力。”

由于预期中国政府支撑,中国最大的芯片制造商 (如 SMIC、Will Semi 等) 股价攀升。来源:彭博社

中国在半导体芯片方面的努力早已变得紧迫起来,因为拜登政府正在升级一场“技术独裁”斗争:美国政府可能会进一步增加甚至扩大其所谓的“实体清单”,禁止美企 (如Intel、高通、谷歌等) 和使用美国技术的企业 (如 TSMC) 与华为、字节跳动和腾讯等中国公司进行关键交易。

对于中国这个每年进口 3,000 亿美元芯片的国家来说,不断恶化的全球芯片短缺使中国意识到,从人工智能到 6G 网络和自动驾驶汽车等一切产品的组件,都可能依赖潜在的“敌方供应商”。

2020年,中国连续第三年进口超3000亿美元的半导体。数据:中国海关

诚然,中国本土公司要在芯片制造和设计方面赶上外国同行,还需要数年时间

与此同时,中国企业还必须与华盛顿抗衡。美国上周发出信号,打算在下个月继续执行之前特朗普政府提出的一项规则 (即赋予商务部广泛的权力,禁止涉及中国等“外国对手”的交易),以确保其所谓的技术供应链安全。

2月24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国宴厅里拿着半导体。拜登于24日签署行政命令,欲促进半导体等关键产品在美国国内的生产。

本周,以谷歌前 CEO Eric Schmidt 为首的美国国家安全人工智能委员会向拜登和美国国会建议:“美国及其盟友应该对高端半导体制造设备实施有针对性的出口控制……以保护现有的技术优势,减缓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

华为是中国营收最高的科技公司之一,美国政府的“实体清单”事件对其影响尤为突出。华为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智能手机制造商,在美国的“制裁”下,华为失去了从台积电 (TSMC) 等公司获得芯片的机会,之后被迫出售了它的荣耀品牌,并以接近最低的生产产能运营。

华为在中国东莞的一家手机工厂的装配线

麦肯锡称,在上一个五年计划 (2016至2020年) 开始时,中国政府预留了约1万亿元 (1,550亿美元) 用于未来5至10年半导体领域的潜在投资。

科技部部长王志刚上周表示,政府将在未来几年继续为半导体研究和投资提供资金。这应该会刺激更多的私人资本流入,从而实现真正的突破。

这种方式以前在互联网领域也曾奏效:在政府和私人资本的共同帮助下,阿里巴巴和叫车服务巨头滴滴出行等公司获得了成功。

分析师们倾向认为,在芯片方面,我们将看到中国政府对于私营企业的更多支持,因为私营企业在这些领域发挥着更大的作用。

与此同时,如果美国政府继续关闭供应渠道,中芯国际 (SMIC) 和清华紫光 (Tsinghua Unigroup) 等中国后起之秀的企业可以帮助中国市场缓解移动处理器 (芯片)、内存和电信模块供应不足的问题

SMCI 等企业将主要运行 14 纳米或更老的成熟工艺,除了智能手机、高性能计算和图形处理器等最苛刻的应用外,这些工艺对其它所有应用都足够了。而与此同时,全球芯片制造领先者台积电 (TSMC) 将在 2022 年大规模生产 3 纳米芯片,这将比现在提前五六代。

中芯国际 (SMIC) 的上海总部

与此同时,这些企业将作为中国最有能力的人才的聚集地,致力于诸如先进封装技术等权宜之计,在缺乏更先进的美国技术的情况下提高芯片计算能力希望为国产先进技术 (比如 7 纳米芯片和芯片设计软件) 的开发争取时间

在这一领域,上海微电子装备有限公司北方华创科技集团等一些关键的本土企业,正在研发有朝一日能够取代 ASML (阿斯麦公司) 的超紫外线光刻机 (EUV) 设备,EUV 是任何先进芯片制造的先决条件

华大九天 (Empyrean) 等本土初创企业正试图复制楷登电子 (Cadence) 和新思科技 (Synopsys) 授权的软件工具,这些工具被包括因特尔在内的世界上其他大多数芯片设计师使用。

甚至在半导体存储领域,清华紫光的一家子公司也在投入数十亿美元进行大规模生产,以挑战三星和美光科技 (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储存制造商之一)。

彭博情报的分析师 Charles Shum 和 Masahiro Wakasugi 认为,未来3年,台积电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可能会被中芯国际 (SMIC) 等中国本土芯片制造商抢走。这些中国同行企业正在加速先进技术的开发,并可能从威尔半导体 (Will Semiconductor) 和 Unisoc 等本土芯片设计公司获得订单:由于中美贸易紧张和制裁风险,这些公司正试图避免对美国技术的依赖。

北京方面已经承诺,到 2025 年,将为从无线网络到人工智能等技术提供约 1.4 万亿美元的资金。其中很大一部分是面向半导体的

国际数据公司 (IDC) 分析师 Mario Morales 表示,中国企业在半导体设备上的支出已经是美国的 2.4 倍,其中大部分设备是美国公司生产的。

如果中国企业现在加快对人工智能 (AI) 和量子计算等新兴相邻领域的研究,它们就能参与竞争。这就是第三代芯片的用武之地。第三代芯片主要由碳化硅、氯化镓等材料制成,可在高频率、高功率、高温度环境下运行,广泛应用于第五代射频芯片、军用级雷达和电动汽车。

花旗集团分析师表示,尽管在可预见的未来,传统的硅基半导体仍将占据全球使用的绝大多数,但中国仍可能获得先发优势。总部位于美国的碳化硅公司 Cree 和日本的 Sumitomo Electric Industries 刚刚开始拓展这项业务,而中国的竞争对手三安光电和国有的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已经在这方面取得了进展。

包括中芯国际 (SMIC)、威尔半导体 (Will Semiconductor) 和国家硅业集团 (National Silicon Industry Group) 在内的中国其他芯片制造商从政府的支持中更广泛地受益

IDC 分析师 Mario Morales 表示:“中国政府的投资承诺,确保了中国半导体生态系统将继续在我们的行业和整个 IT 市场的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

分析师:中芯国际可能成为全球“缺芯”的大赢家

如前所述,芯片通常由被称为代工厂的公司实际制造,领先的芯片代工厂正是台积电 (TSMC) 和韩国科技巨头三星 (Samsung)。这意味着很少有公司能够生产先进的半导体。

并非所有产品,尤其是汽车行业的产品,都需要最先进的芯片。事实上,它们需要大量基于旧技术的半导体,而中芯国际 (SMIC) 可以在这方面涉足

有分析师认为,中国的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可能成为全球芯片短缺的受益者,这将使该公司从美国制裁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中得到喘息。

中芯国际是中国最大的代工半导体制造商,生产其他公司设计的芯片。但它的技术远远落后于台积电和三星等公司,而且无法生产最尖端的组件。

中芯国际是内地打造的台积电和三星的最佳竞争对手,也是中国振兴国内产业、让半导体行业实现一定程度自立的雄心的关键组成部分。

去年12月,美国政府将中芯国际列入了其所谓的“实体名单”出口黑名单。该名单限制了美国公司向中芯国际出口技术,对这家中国公司制造最先进芯片的能力带来影响。

半导体的供应链和制造过程很复杂。虽然台积电、三星和中芯国际生产芯片,但它们要依靠欧美公司的软件和机械设备来实现这一目标。如果中芯国际不能使用这些工具,它就很难赶上竞争对手。

目前,中芯国际能够生产基于旧技术的半导体这可能会成为它的优势,因为目前汽车和其他产品不需要尖端芯片

“汽车并不需要很多先进的芯片。很多车企仍在使用基于传统节点的外围芯片。”华兴资本分析师吴思浩表示。这位分析师对中芯国际在香港上市的股票给予“买入”评级,目标股价为 43 港元。

工艺节点是指半导体的工艺制程,当前最先进的是 5 纳米工艺。但中芯国际无法生产这类芯片。相反,中芯国际主要运行 14、28 纳米或更老的成熟工艺,这些技术要老得多,但对于消费性电子产品以外的许多行业来说已经足够好了。

台湾芯片产业“被高估”

 

近日,由于检测到害虫,中国大陆暂停进口台湾凤梨。此后,台湾岛掀起了一轮政治化的炒作,一些网民甚至呼吁禁止向大陆出口芯片,以作为“报复”。

《环球时报》认为,这实际上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幕后操纵,给台湾制造了一个夸大其芯片产业战略意义的幻想

在新冠疫情期间,全球芯片突然短缺,但作为全球最大的芯片代工制造商之一,台湾地区的台积电 (TSMC) 受到了关注,美国和其他国家要求其提高产量的压力越来越大。

据媒体报道,美国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 (Tom Cotton) 一直在关注台湾领先的芯片制造商台积电 (TSMC)。他声称,美国高度依赖台积电的供应,应该防止这家芯片制造商被中国大陆“控制”。

《环球时报》对此表示:“诚然,台湾在芯片制造方面保持着优势。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台湾芯片行业已经占据了不可替代的立场,以至于它可以被‘武器化’来对付中国大陆。高估其芯片产业的战略意义将是一个糟糕的方法,因为这将使其未来竞争行业的优势化为代价。”

首先,针对台湾凤梨的临时禁令是正常贸易实践的一部分,而不是一个政治举动,更不用说台湾向中国大陆出口的持续增长 (占其出口总额的 40% 以上),一直坚定地支撑着台湾经济的增长。

当前芯片供应的短缺,以及美国对中国科技领域发展的担忧,促使外国对华鹰派不断打台湾牌,将台湾主导产业政治化,误导台湾走上有害的道路。

事实上,台湾的芯片制造虽然有优势,但并非不可替代韩国和日本都具有竞争力,都渴望在中国大陆扩大市场份额

此外,中国大陆在自己的芯片制造领域也取得了引人注目的增长。中国大陆作为全球最大的芯片市场,对世界各地的芯片开发商来说意义重大

“切断台湾芯片制造商和中国大陆市场之间的联系,将会破坏这些台湾公司的发展。”以台积电 (TSMC) 为代表的台湾芯片制造商长期以来一直以国际为导向,在全球市场布局业务,其中包括最有潜力的中国大陆。

《环球时报》总结道:“禁止芯片出口大陆的呼声并不代表台湾岛的主流声音,在某种程度上,这只是少数被美国的哄骗所误导的非理性网民的毫无意义的抱怨。从这些公司的角度来看,卷入政治游戏是他们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因为这将把它们的整个未来置于悬崖边缘。明智的选择是更好地融入后疫情时代中国大陆的发展前景。”

你如何看待这场“芯片竞赛”?欢迎在评论区发表你的见解~

参考:

https://www.globaltimes.cn/page/202103/1216945.shtml

https://www.cnbc.com/2021/03/02/china-semiconductor-maker-smic-could-be-a-winner-from-global-chip-shortage.html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1-03-02/china-revs-up-grand-chip-ambitions-to-counter-u-s-blacklistings?srnd=premium-asia

-END-

免责声明: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其内容与观点不代表Unitimes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

123

相关文章推荐

未登录头像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