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 516

  • 收藏

进入「元宇宙」:Crypto、游戏和资本主义的碰撞

链捕手

聚焦区块链应用与投资的深度媒体

3星期前

作者:Charlie Wells、Misyrlena Egkolfpoulou

原文标题:《Into the Metaverse: Where Crypto, Gaming and Capitalism Collide

编译:麟奇

要理解为什么马克·扎克伯格认为“元宇宙”是下一个前沿领域,不妨看一下Sam Peurifoy的故事。这位27岁来自哥伦比亚大学的化学博士,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辞去了他在高盛的工作,现在正在通过玩电子游戏来搜寻他在加密领域的财富。

从墨西哥到菲律宾,他招募了数十人,并组成了一个“行会”,在“会长”Peurifoy的指挥下运作。作为交换,他缴纳了进入Axie Infinity游戏所需的费用,这是一款玩家可以收集Smooth Love Potion的游戏,玩家收集的Smooth Love Potion是一种可以转换成现款的数字代币。

扎克伯格梦想的元宇宙是这样一个地方,每个人都可以连接到虚拟现实中,支持空间移动和心灵传输,仅仅通过想一下这个事情就可以将其实现,并且能够有效地超越物理世界的限制,进入一个无畏的新数字世界。同时,这位亿万富翁承认,这“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

但是Peurifoy和他的公会现在在Axie上所做的事情,相当于是对这种未来的早期体验。这不完全是“头号玩家”,或是“雪崩”(1992年Neal Stephenson在小说中创造了“元宇宙”一词)。相反,它是一个“去中心化金融”,也被称为DeFi,盛行于网络在线领域,它将加密货币、区块链技术、NFT和电子游戏融合在了一起。

然而,这个世界充满了危险,且与利他主义相距甚远。投资者和银行家对于加密货币将最终如何动荡整个市场,有着严重的分歧,但他们能够共同确定的是其价格有着急剧波动情况。虽然比特币、以太坊和其他货币正在获得华尔街更多的认可,但是在这个巨大的加密宇宙中,充斥着数量不断增加的新的和未经测试的模仿币,其中一些币是有问题的,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垃圾币。

由于技术中断和价格的突然性浮动,所以无法保证这些代币在实际上能够转换为现金。在加密世界里,这也被视为用户可能在某个时刻被骗的必经之路。但这对于能够承受风险的富有投资者来说,可能没问题,但对于包括发展中国家在内的市场参与者来说,可能会使其投资意愿变得脆弱。

Axie Infinity大繁荣

处于“GameFi”流行趋势最前沿的Axie已经产生了超过25亿美元的交易量。其他几家竞争对手提供的以加密技术为卖点的游戏也逐渐受到了用户的欢迎。风险资本家和对冲基金公司正试图从这一新的在线淘金热中获利。他们预测,将会有数十亿人在游戏中通过各种操作,以期获得数字代币。

如果只把Axie看作一款游戏,那么相比那些众多令人吃惊的逼真游戏,它其实平平无奇。它类似于Pokémon,在简单的策略游戏中进行战斗和繁殖。让Axie变得与众不同的原因是,玩家除了在游戏战斗中会获得stars、hearts或crushed candy外,还可以获得更有价值的东西(至少在理论上是这样):Smooth Love Potion(SLP)。

一些玩家通过这种边玩边赚的模式改变了他们的生活。在因疫情封锁的菲律宾,许多人因此失业,在这个情况下,边玩边赚的游戏模式在此地爆炸式流行起来。而美元,以及数字代币,效力变得更大了。至少在他们的价格上涨时。

有多少人参与到了边玩边赚的游戏中,是不可能被确切地统计出来的。但相关的多种迹象在不断增强中。其中具有标志性的是:游戏和数字钱包之间的关系,即人们用来接收和存储加密货币的那些账户。据DappRadar(追踪去中心化金融数据的公司)表示,截至去年3月,每天约有51,000个活跃钱包与区块链生态系统中的游戏相关合约关联。在三个月后,这一数字飙升至359,284人,增长了599%。

像Axie这样的游戏,展示了科技巨头为什么会被这个概念所吸引:元宇宙及其可能性不仅有可能会颠覆我们的工作、收入和消费方式,还可能会颠覆我们的生活、计划和如何生活的基本方式。本质上讲,它们承诺会改变资本主义的运作方式。

“Axie是新一代游戏的体现,游戏创作者不是在充满不安的环境中运营,而是处于一个开放、自由的市场经济中,”风投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普通合伙人Arianna Simpson写道。其投资了开发Axie的越南工作室Sky Mavis。“这对游戏的未来和我们所知的网络意味着什么,它大到只要你敢去想。”

Simpson所暗示的,不仅只有Axie玩家可以赚得加密货币这一事实。Axie展示了元宇宙的一个关键支柱,即NFT是如何运作的,以及为什么有人想要拥有它。

NFT是一种数字证书,可帮助用户证明其拥有在线领域中的资产。其中一些以百万美元价格被出售,但其大多数没有明确的经济价值。就在最近,一个NFT以超过5亿美元的价格被售出,但根据之后的消息透露,其根本没有被出售。大多数美国人仍然对这一切感到困惑。

NFT收藏品

在Axie元宇宙中,玩家首先必须购买叫做Axies的圆球状怪物NFT,之后才能玩。其要求玩家至少拥有三个Axie怪物,每个约300美元,用以太坊支付。换句话说,开玩前大约需要准备一千美元本金,且不能保证一定获利。

结果:Axie已成为迄今为止最有价值的NFT收藏品。

像这样的数字让富人耳目一新。去年5月,Mark Cuban和Reddit的联合创始人Alexis Ohanian投资了Sky Mavis。BitTorrent首席执行官兼TRON基金会创始人孙宇晨,创建了3亿美元的基金,专注于边玩边赚和GameFi。Andreessen Horowitz对Sky Mavis的估值为30亿美元,并最近参与领投了约1.5亿美元的Sky Mavis B轮融资。

需要知道的是GameFi中的NFT,它们不仅仅是被查看的数字文件。它们能从事一定活动,可与其它NFT相互作用,并且可随时间升值。就像这样:

想象一下你能通过玩马里奥赛车来获利。你不需要做到非常擅长玩这个游戏,你也不必24/7全天候玩它。因为,只要你愿意,你可以成为马里奥,因为你拥有这个角色。

因为你的马里奥是一个NFT,它是不可能被复制的。你,且只有你拥有马里奥。因为你拥有马里奥,所以你的卡丁车总是要比蘑菇王国中其它熟悉的面孔(如Luigi、Toad和Princess Peach)驾驶的卡丁车更好更快。所以,你可以开始了,赚取王国里的数字货币,且让我们称之为马里奥币吧。

鉴于市场经济,你可能需要为马里奥NFT支付比,例如Luigi NFT,更高的费用。但你也会因此赚更多,因为在蘑菇王国,马里奥是最快的选手。当你退出游戏并返回到日常工作时,马里奥仍然是属于你的。当你再次开始游戏时,马里奥就在那里等着你。等着为你赚取马里奥币。

你随时可将你的马里奥卖给其他玩家。如果你把马里奥玩的非常棒,那么它现在的价值可能要比你买的时候更值钱。也许你已经证明了马里奥是多么的有利可图。也许更多人想玩马里奥赛车。也许马里奥币的价值飙升是因为每个人都在社交媒体上谈论它。

简而言之,这就是GameFi“传道者”所试图构建的。

Axie的联合创始人Aleksander Leonard Larsen说:“玩家实际上可以拥有游戏内的物品,他们能够认识到这些游戏物品是有稀缺性的,而且这比你在街上看到有人带着LV的包要真实得多。你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是不是真的。你的怀疑态度非常适合今天的世界,因为一切都那么的假。区块链带来的就是信任,然后这种信任延展到了数字资产上。”

加密代币

随着 Axie 不断吸引玩家,Axie Infinity Shards(游戏中的另一种代币)价值飙升。AXS 已从 6 月份的 3.22 美元涨至现在约 136 美元,即使一些更受欢迎的加密货币处于低迷时期。

这种消极状态没有被传播到游戏用户上,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玩家。聊天室里充满了关于 Axie 如何在疫情封闭期间帮助他们度过难关,甚至挣到足够的钱来买房的故事。

在菲律宾,Axie也同样倍受欢迎。Red Bantilo 在失去健身教练的工作后转向了这款游戏。他的妻子也因疫情期间的不安,辞去了护士的工作,现在也是 Axie的忠实玩家。

34 岁的 Bantilo 将一笔小额初始投资用于了储值 130,000 个 Axie 代币。其投资现在已够他购买健康保险,并且他希望能赚到足够的钱来翻新他在Bulacan的房子。此外,他还资助了自己的 28 位学者。

Polygon的 NFT 和游戏负责人 Shreyansh Singh 表示,大型游戏工作室都在持续关注此事。他预测,向边玩边赚的转变将是缓慢而艰难的,但这种转变似乎是“必然的”。“他们不能放弃他们所拥有的,转身跳上一艘全新的船,”Singh谈到游戏领主们时说,“他们不想惹恼用户。”

无数的障碍正在逼近。Bain & Co.合伙人Thomas Olsen表示,游戏开发商正试图建立“了解你的客户(KYC)”的功能,类似于银行用来搜查非法资金的能力。整个金融世界都在转向区块链式技术式发展。

“在未来 10 年、20 年或 30 年,所有资产都将被代币化,” Olsen预测,“所有股票、所有债券都将会处在由今天加密实验构建的数字资产平台上。”

虚拟货币

Nick Kneuper 的公司正在推出一款名为 Crypto Raiders 的游戏,他称之为“NFT中的魔兽世界”。他拥有约10人的团队,约1800名玩家。他们最初以 45 美元的价格标价出售其 NFT 。三个月内,这些 NFT 价格涨至 680 美元。

31 岁的 Kneuper 被恰当地称为“发展负责人”。但是,失控的增长是否会产生问题?Second Life 是一个自 2003 年以来一直存在的前 NFT 在线世界,其受监管的经济主要是为了娱乐,而不是为了利润。与加密货币领域代币价值的剧烈起伏相比,其虚拟货币Linden非常稳定。

“真正的挑战,”Kneuper 说,“是创造一个平衡性游戏。” 太多的玩家赚取的过多数字货币可能会对游戏经济造成有效的破坏性。如果明天突然有数百万人想玩 Axie,或者,如果出于某种原因,游戏玩家数小时、数天、数周和数月一直在追求的SLP突然崩塌暴跌,会发生什么?

在这种情况下,游戏玩家在虚拟世界中遇到的问题将会爆发性增长。Kneuper 说,未来的元宇宙经济将必须像我们现实中的经济一样进行管理。他的预测是:“拥有经济学学位的人才将是 NFT 游戏公司的雇佣目标。”

免责声明: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其内容与观点不代表Unitimes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

游戏

516

相关文章推荐

未登录头像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