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 1

拿下微软、Google、Adobe,印度为何盛产科技圈 CEO?

职业爆料人

专业爆料,求关注

9个月前

作者 | 胡巍巍


出品 | CSDN(ID:CSDNnews)


世界500强中,30%的掌舵人,都是印度人。


是的,你没看错。这是近日《哈佛商业评论》的研究结果。


其中又以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和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以下简称劈柴)最为出名。

 


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


其他著名印度裔CEO,还有Adobe的CEO沙塔努·纳拉恩(Shantanu Narayen)、半导体储存制造商美光CEO桑杰 · 梅赫罗特拉(Sanjay Mehrotra)等。


而这还只算科技圈的一小部分。


大家熟知的陆奇,在微软时的直接汇报对象,正是萨提亚。


2018年末,沈向洋离职微软后,更是有人感慨“美国科技巨头再无华人高管”。


早在2005年,就有数据显示,三分之一的硅谷工程师是印度裔。


一个建高铁,都需要日本帮忙的国家,怎么这么盛产CEO?


答案藏在萨提亚和劈柴的从业经历中。


印度裔科技圈的两大巨子
1967年,萨提亚出生于印度海德拉巴德。


长大后,他在印度的班加罗尔大学,获得电子和通信工程学士,随后留美,在威斯康辛大学读计算机硕士,最终在芝加哥大学,攻读MBA。


萨提亚1992年加入微软,至今已有28年。


他最大的成绩是Office 365和Azure云。


再说说劈柴,1972年出生于印度,从2004年加入谷歌至今,主要代表作有Chrome浏览器和谷歌工具栏等。


他的求学履历,和萨提亚,有着惊人的一致。


劈柴先是在印度理工学院,获得学士学位,然后赴美,在斯坦福读硕士,最后在沃顿商学院读MBA。


他们为什么都读MBA?难道是读书时,就预料到要当CEO了吗?


当然不!读MBA,是印度的国情。


MBA这么高大上的东西,竟然是印度国情?


是的,这个国情的形成,是因为另一个国情。


来,都给我读MBA!
前中兴印度公司CEO汪涛说,他在印度招聘过大量本地员工。


刚开始他发现,印度本地员工的简历中,除了专业学历外,都有一个MBA学历。


汪涛起初以为是HR特意选出来的。但当他发现所有简历,都有MBA学历时,他让HR把所有简历,都拿给他看。


查看上千份简历后,汪涛惊呆了,基本所有简历,都有MBA学历!


他随后跟本地员工打听,为什么印度高校生都要学MBA?


本地员工说,MBA是印度所有大学生的必修课。这就像中国人必须学古诗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四个字,国情使然。


1947年,印度独立后,当局发现,管理这样一个多民族、多宗教、多语言的国家,实在是太复杂。


雷军的好搭档、顺为资本许达来,曾分享过一个故事。


他去印度出差时,让前台服务员帮忙叫一辆出租车,因为司机找不到路,许达来就让服务员,在电话里给司机指路。


结果服务员和司机,说的竟然不是同一种语言。


许达来这才明白,服务员和司机,估计来自不同的省份,所以语言才不一样。


为了更好管理国家,印度独立后不久,就开始大量建设管理学院,慢慢地,MBA课程普及到所有高校。


稍微查查,你就会发现,但凡担任美国知名公司的CEO或CTO,基本都有MBA学历。


高端人才回国无门
小米、vivo等手机,能在印度玩起来,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印度经商环境较差。


世界银行发布《2020年营商环境报告》显示,印度在全球营商环境中,排名63。


在硅谷的印度裔高管,不像华人高管回到自己国家,也可以得到很好发展。


比如张朝阳和李彦宏,都是留美归国创业的典型。


难怪有媒体调侃印度:一流人才移民,二流人才在本国经商,三流人才从政。


没有退路的硅谷印度裔高管,只好努力谋出路,被迫的破釜沉舟,反而催逼出来大量人才。


官方语言是英文
尽管印度人的英语,带着一股咖喱味,咕力咕力的听不懂。


但是,人家从小就养成了英式思维,体现在职场沟通中,就是用词更精准,跟美国老板沟通,更容易被接受和理解。


比如,劈柴就被形容为拉里·佩奇的“翻译官”。


佩奇在提升劈柴时,曾在备注中写道:“我们在产品方面的看法,几乎完全一致,所以说他就是这个职位的完美人选。”


由于历史上的殖民原因,印度在潮流文化方面,和欧美紧密一致。


2012年,我曾接待过一对印度建筑商夫妇,来北京旅游,他们一家三口都说英语。


那会儿,iPhone在中国还没流行开。


但是这对夫妇,用的都是iPhone,男客人还跟我炫耀:“我不仅有iPhone 4,我还有iPhone 4S!”


更重要的是,印度高等教育很奥利给。


讲个笑话,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在开学时看到一名印度新生,好奇地问:“你们的印度理工学院也很厉害,你为什么选择麻省理工?”


印度学生苦笑说:“因为我没考上印度理工学院。”


尽管这只是个段子,但是印度理工学院,作为印度“科学皇冠上的瑰宝”,录取率比哈佛还低。


2018年,45万人报考印度理工学院,但仅有1.3万人被录取。


低录取率,保证了印度高级人才的培养。


和坐火车一样抱团
印度人坐火车的独特景观,相信你肯定见过。


在职场上,他们也很抱团。


在硅谷英特尔的餐厅内,一到吃饭点,大片的印度员工,坐在一起吃饭,场面蔚为壮观。


劈柴当上谷歌CEO后,谷歌的印度裔员工开始攀升,所以才会出现13位董事会成员、竟然有4位是印度裔的“奇观”。


这种抱团取暖,一度还发展成产业。


很多印度裔员工的工作互推,是通过硅谷印度企业家协会之类的专业组织进行。


一个印度年轻人,如果想闯荡硅谷,只需要三步。


第一步,落地企业定向委培;第二步,印度科技公司精心包装;第三步,两国移民部门默契配合。


而印度外包巨头的垄断,也让获得美国工作签证的印度裔计算机人才,越来越多。


此外,从种族血缘上讲,美国也把印度人当做一家人,因为很多美国人觉得,印度人也是雅利安人的后代。


上帝给你关上一扇窗,说不定还会给你挖个地窖。印度互联网不太行,但是人才迁移能力,和坐火车一样强。


作为中国人,也不必艳羡,毕竟我们有BAT、TMD和华为......


我们的创业环境,比印度好得多。


笔者家人最近去南京分公司开年会,发现分公司连续三年,都不用缴房租。


为什么?因为这是南京当地,给予高科技公司的福利。


所以,你有瑜伽,我有太极;你有咖喱,我有饺子。何必彼此羡慕?
————————————————
原文链接:https://blog.csdn.net/csdnnews/article/details/103918045

1

相关文章推荐

未登录头像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