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 1

新冠疫情近700万,死亡人数超越战三倍;全球最发达的美国何以至此?

硅谷洞察

硅谷第一线

2个月前

标榜“自由主义”的西方世界国家不在少数,但放眼世界,美国疫情的糟糕治理可谓是“一枝独秀”。自1月21日发现第一例新冠病例以来,截至9月22日,美国已经有19.9万人死于新冠。

历史上,一战美国死亡人数为5.3万,越战美军阵亡5.8万;而新冠死亡人数已达一战和越战死亡人数的总和近两倍,越战的三倍以上。

美国每天都有近千人因感染新冠死亡

诚然,美国“追求自由”、“宣扬个性”的文化,与严谨苛刻的抗疫形成了冲突,但自由主义绝非是美国卫生体系缺陷和政府应对不利的遮羞布。在过去7个月中,美国卫生部门的失职,医疗系统的松散,以及特朗普政府的“大选第一”的政治策略,才是这一切背后的更核心原因。

下面,就让我们结合美国公共电视网(PBS)、《纽约时报》等的媒体、机构的深入调查,来解析疫情背后, 到底美国医疗体系出了什么问题,以及还有什么值得借鉴之处。

罪源之一:美国疾病防治中心(CDC)刚愎自用

美国疾病防治中心(CDC)在早期的疫情防控中存在巨大缺陷,包括资金和器材投入不足、未能第一时间为民众普及科学防疫知识等。对疫情的错误估计则让美国在一开始错失了排查病例的黄金时机,再加上盲目听从特朗普政府的错误主张,美国一步步陷入被动。

早在1月16日,美国本土还未检测出新冠病例时,德国感染研究中心(SZIF)就公开了检测病毒的方法。而CDC拒绝使用德国提供的检验方法,称其将自行研制“使用三种基因序列”的检测方法,比德国实验室的两种基因序列方法更加准确。

然而CDC自行研究的进展并不顺利,用于检测的第三条基因序列对结果可靠性造成了影响。在白宫冠状病毒特别工作组的会议上,CDC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对该问题轻描淡写,表示“将很快解决”。但事实上,CDC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调整失误,在二月本该大面积进行测试、排查病例的“黄金时机”毫无作为。

除此之外,二月由CDC发往各州的检测仪器也出现了问题。2月8日,CDC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博士称发往各州检验设备的测试版中混入了污染物,导致了实验结果在控制组中显示假阳性。又过了三周,才重新开发了新的试剂盒。

CDC因生产的测试设备受到污染,耽误了美国早期病例筛查的时机

反观同一时期的韩国,卫生部门的反应与CDC天壤之别。韩国在2015年曾面临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的威胁,因此,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初表现得更为警觉。1月27日,在全国仅出现四例确诊病人后,韩国卫生部门官员召集了20个私有企业,在其中央火车站召集了高级会议,目的为鼓励COVID-19商业化诊断试剂盒的开发。

韩国行动异常迅速,火车站会议3天后,4家公司就开发出了新冠病毒测试。5天后,药物则被批准使用。10天后,全韩国46家实验室就已经开始对人进行检测。通常需要一年的程序在一个多星期内全部完成。

韩国在疫情之初反应警觉,在短时间之内较为良好地控制了疫情

而根据CDC的网站,美国到二月中旬,一天却仅有100次检验能力。而这些机会几乎全部用在排查从中国返回美国和与病毒感染者有接触的人。然而后来发现,该时期出现的病例大多为欧洲国家输入。美国一月仅限制了来往中国的航班,而对欧洲国家往来航班未设限制。

二月,中国台湾、中国香港等地实行了“旅客隔离”政策,直到三月澳大利亚也实施了针对国际旅客的防疫隔离,美国仍未出台国际旅行隔离方面的政策。在这一个月,疫情渐渐蔓延到美国多个州。三月初,由于检测问题仍然未能解决,纽约成为疫情灾区。专家表示,如果早期进行更广泛的测试,从而更早地施行封锁和隔离,就不会有成千上万人白白死去。

由于CDC早期准备不足,病毒检测花费极其高昂,从100美元到2000美元不等。波恩大学医院病毒学研究所所长亨德里克·斯特雷克(Hendrik Streeck)博士说,如果没有免费测试,“没有医疗保险且喉咙发痒的年轻人不太可能去看医生,就算自己真的感染了病毒也未能尽早确诊,传播病毒风险更高。”

在CDC缓过劲来后,检测能力大幅增长,六月进行了将近1500万次测试,约为四月份的三倍。但是几个月内病例经历了指数增长,对测试的需求猛增,超大大过了容量,引发了新的测试危机。即便如今仍不能保证充足的病毒检测,有的甚至一周还出不来检测结果。

罪源之二:医疗体系组织松散,高昂医药费劝退感染者

而更大的问题还与美国庞大却松散的医疗体系有关。

治疗新冠的患者需要有效的抗凝剂来防止血块凝固。但美国对于抗凝剂的研究一直是松散的,每个医疗中心各自为政,单打独斗,缺乏统一的平台统筹海量研究数据,因而难以得出可靠的研究性结论。

《美国医学会内科杂志》(JAMA Internal Medicine)今年7月的一项研究证明了这一点。在3月至5月注册的1551项新冠肺炎研究中,仅有10%的实验囊括100名以上参与者,76%的实验仅仅由一家医院展开,样本来源极其狭窄。“单打独斗”的格局造成实验结果南辕北辙,甚至完全相反,医院、研究所之间各不信服。

美国众多医疗中心为私人诊所,对收集患者信息和实验大数据造成困难

此外,针对患者信息的管理也是分散的,各个医院和研究所的审查委员会互不相通,因此也缺乏大型患者数据平台来统筹监控治疗进展。研究人员分散于各个不同的制药公司和独立研究所,即便专业能力高超,也缺乏有组织的机构领导治疗方法。

无疑,美国拥有全世界最发达的医疗水平,然而并非每个美国人都能享受得到这些福利。

要知道,美国的医疗机构为赢利组织,大部分美国人用商业保险支付看病就医的费用。而对于美国3500万没有医保的底层人民,高额的医疗费用让其望而却步。这些人往往因为恶劣的工作环境与生活方式,属于最易感染新冠的人群。

美国医疗系统对穷人就医造成巨大困难

耶鲁大学公共卫生教授霍华德·福曼(Forman)称,2万美元是治疗新冠的下限,而假设一位重症患者在ICU病房住了三周,花销则大概在12万至16万美元。新冠疫情下,一些没有医保的居民拒绝接受治疗,而涌入大量缺乏支付能力病人的医院也面临破产危险。

此外,与中国不同,美国很难在全国大范围内协调医疗物资的配置。在四月纽约疫情最严重时,纽约地区的医疗系统面临崩溃,州政府自掏腰包,花费2.78亿美元购买了8810台呼吸机。州长库莫(Cuomo)表示,纽约需要在未来两年内从国会申请300亿美元的联邦援助来填补巨大的预算缺口,避免对学校和服务机构进行大刀阔斧的削减。

讽刺的是,在这个过程中,由于各州互相竞购,设备价格飙升。各州之间在购买防疫物资方面甚至成为竞争关系。与其他国家地方行政机构相比,美国的州拥有更大的自主权,但州政府在面对危机时却表现出孤立无援、协调困难的倾向。

罪源之三:经济与疫情二选一?而特朗普,选择了大选

即便上述美国医疗体制未能有效应对疫情,但美国疫情到如今这步田地与特朗普本人有分不开的关系。撇开这位美国总统“甩锅中国”等神操作不谈,特朗普政府最大的问题之一在于错误地分析了疫情和经济之间的关系,认为在公共卫生和经济指标之间总是要不可避免地权衡取舍,抵制病毒必然破坏经济。而这一矛盾在2020大选年被无尽放大。

早在武汉疫情爆发初期,CDC就已经向特朗普陈述过疫情潜在的严重性。但一月特朗普忙于处理对自己的弹劾,未给予疫情以重视。到2月28日,病毒已经大规模开始传播,特朗普仍然热衷于举办政治集会,并且在会上拒绝佩戴口罩,而对疫情不闻不问。直到三月疫情蔓延,特朗普仍发推宣传错误信息,表示“新冠病毒会在四月奇迹般消失”,“该病毒十分温和”等。

在特朗普多地开展政治集会的同时,他甚至推迟了三月初“居家令”法案的推行,致使居家令的全国性实施晚了三周。

在2月底已经发现大量感染病例时,特朗普仍热衷于开展集会,并拒绝在公共场所佩戴口罩

此外,特朗普拒绝在公共场合戴口罩,“戴口罩”甚至成为了党派分歧的一部分。共和党选民不愿意戴口罩,因而在德州和东南部地区,人们对口罩普遍敌视,这些地区在春季病毒病例开始猛增。

时间来到了五六月,在全球范围的居家令施行两个多月之后,一些州的居民再也忍不了了,包括加州、密歇根州等地爆发了大规模的游行,因长久停工无法交付房租、入不敷出,底层居民要求各州重新开放。而特朗普也同样向各州政府施压,尤其是向民主党州,要求其严控失业率,同时控制感染病例。

党派之争在2020年再次被放大,为了用漂亮的经济指标和高就业率赢得大选,特朗普政府将疫情和美国人生命安全置于经济形势之后。五六月份重新开放的各州尽管在开放之初显示出短暂的强势增长,在七八月感染人数再次面临大幅增加,经济也因疫情再次回落。

2014年埃博拉病毒爆发曾是一个巨大的警醒,在奥巴马政府执政之时,已经着手建立应对传染病的机制,在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建立了“流行病应对办公室”。而2018年特朗普解散了该办公室。这被认为是现政府对新冠疫情反应滞后的又一个原因。

 

较早重新开放早的各州(图表中靠右的点)显示出更多的感染人数

当然,美国抗疫绝非一无是处

特朗普政府最有效的举措,在于疫情之初其他国家还在观望之时,就于1月31日果断颁布限制从中国入境美国令。回看当时,每日从中国飞往美国人数成千上万,果断颁布禁令无疑为美国赢得了大量的自查时间。但是,特朗普政府在1月后本可以做好最充足的准备,然而他白白放掉了这些时间。

 

对疫情准备最充分的十个州,分别是马塞诸塞州、纽约州、宾州、明尼苏达州、 罗得岛州、密歇根州、佛蒙特州

在抗疫总体糟糕的大背景下,美国东北部一些州做的准备还比较充分。以平均每1000人病床数、活跃医师、没有保险居民比率三个参数来看,马萨诸塞州的卫生条件遥遥领先。马塞诸塞州不仅拥有美国最好的医院,还拥有哈佛大学医学院等先进研究机构,此外,居民受教育程度较高。

 

红线以上为医疗卫生资源较丰富的前五个州,红线以下为医疗条件最缺乏的八个州; 参考指标为医院病床、医生

而纽约州虽然准备也相对充分,但最大问题在于医疗机构过度集中在纽约市都会区,而一半以上人口却居住在纽约州北部地区,分布不均导致疫情一个猛子扑来的时候,还是显得捉襟见肘。再加上没有医疗保险的居民高达6.6%,雪上加霜,最后医疗系统面临崩溃。

明尼苏达州的居民也较为幸运,该州拥有美国最好的卫生部门之一:梅约医学中心。明州医生资源同样丰富。但与纽约州类似,明州的医疗资源也过度集中于城镇地区,农村地区则是“医疗沙漠”。第五名罗德岛州是美国最小的州,农村人口相较于其他州更少。该州的官方公共卫生部门HealthSourceRI延长了当前疫情下健康保险覆盖范围的时期。

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美国作为一个超级大国,医疗资源充足,卫生条件领先,疫情在几个月内不会对美国造成结构性的打击。但不管怎么说,每一天都有人因为疫情死去。如果说9·11事件丧生的2996条生命让美国痛心疾首,现如今的美国两三天的死亡病例就和一次大型恐怖袭击带走的生命数量相当。全世界都聚焦在特朗普身上,希望美国政府能为自己的人民负责,为生命负责。

免责声明: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其内容与观点不代表Unitimes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

1

相关文章推荐

未登录头像

暂无评论